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3

00

01

02




又到了雨下个没完的季节。

眼前这番阴沉潮湿的景象,与其说是万物盛放的美好,不如说是霉菌肆虐的恐怖来得更加贴切。伏见不喜欢下雨,但比起大晴天头顶上酷热的骄阳,总归还是轻松一些。加上去年被诊断出来造血细胞功能障碍导致的贫血,更是被医生叮嘱不要在烈日之下过度活动以免中暑。想到自己因为被太阳晒晕而被紧急送医的蠢样,事后还要被迫接受上司同僚的围观和关怀,伏见不禁打了个冷战。就这副破破烂烂的身子骨,不知什么时候也给他来个罢工,也不知能坚持到哪年哪月啊——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收起雨伞钻进车里,把排了半小时队买到的零食扔给躺在后座上玩着游戏的小麻烦精。

 

“哇!真的是那家超有名的店的酒心巧克力——谢谢你猿比古!我一直都好想尝尝看。”

“啧,下不为例啊。这种鬼天气竟然站在外面那么久,就为了买个零食……”

“因为——这个要年龄认证才能买的嘛!我还没满20岁不能喝酒……全靠你啦!大人真是方便啊。”

“会这么想也就是你这种年龄的小鬼了……话说,你可别吃了一颗就醉了啊,上次晚了那么一点送你回家我都快被你爸瞪死了,要是这回抱回去一个醉醺醺的小鬼,我明天说不定就要打电话给上司来局子里捞我了。”

“……那不是我爸啦。”

 

不打算深入他人家庭问题的伏见没有再接话。毕竟他对自己的家庭都没什么话可讲,更不可能想出什么好话去劝解别人。话说回来,和他也的确没什么关系就是了。不过那个男人看起来对八田很不错,不说的话谁也看不出来是继父吧。他一边回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一边转动钥匙发动车子。

 

“呐,猿比古,你生病了吗?”

“啊?……哦,这个啊。”

 

是看到了自己随手扔在副驾座上的处方药纸袋了吧。其实他发现很多次了,八田看似是个粗心大意的小鬼,其实在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还挺细心的。

 

“没什么,人活得久了多多少少都有点小毛小病的,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怎么了?告诉我啊。”

“你又听不懂。”

“你解释给我听嘛!你身体不好了吗?”

“身体吗……身体问题倒是其次,这药是治脑袋里的病的。”

“啊?好吓人啊猿比古,你到底怎么了啊……”

“你怎么这么烦。就是啊……唉,我要开车了,你给我坐下,系好安全带!还是说你想要我装个儿童安全座椅把你绑上去。”

 

他们在夏末的豪雨中行进。水幕像是隔绝了外面嘈杂多彩的世界,将他们包裹在一个安静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环绕的小世界里。或许是受到这种气氛影响,伏见稍微地放松下来。

 

“我想抽烟,但是外面下雨不能开窗,你要不要紧?”

“啊?我没关系!你抽吧。不过你最近抽得好凶啊,真的没事吗?”

 

八田关切地从后视镜里望着他的双眼。

 

“没什么,可能是新处方的副作用吧。反正是缓解压力的话总比醺酒要好一点。”

“猿比古……”

“说白了就是PTSD。”

“PT……什么?那是什么?”

“这么说吧,我有个脑子有病的老爹,虽然早死了,真是谢天谢地。”

“呃!哪……哪有这样说自己爸爸的啊。”

“你是不知道他是个啥样的神经病才这么说。”

 

伏见掺杂了些许愤恨和恶意的嗤笑倒映在后视镜里,把八田吓住了。

 

“虽然那时候一直觉得那家伙死了的话就解脱了,但是慢慢地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就像是鬼魂或者诅咒那样的东西,一直都缠着我啊。真是烦死了。”

“他……对你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吗?”

“过分?哈!那个混蛋……”

 

伏见在红灯的路口停下车,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仿佛连抽完这一支的耐心也瞬间消失似的把烟从嘴里拔出来直接掐灭在了手心里,看得八田一愣。伏见虽然为人冷淡也不算彬彬有礼,但待人处事还是可以说冷静稳重,像这样近乎暴戾的一面,鲜少展露在人前。

从后视镜里瞥见八田有些害怕的表情,伏见忽然意识到了失态,干咳一声把视线移开。

红灯转绿。他轻踩油门,确认自己恢复了平常的语气才开口:

 

“这些其实也都还好,吃吃药什么的,有用没用也就那样吧,无所谓了。唉,怎么对小孩子说了一堆无聊事。你不喜欢听吧?我不讲了。”

“不!猿比古的事,我……都想知道。我想知道更多你的事。”

“为什么?”

 

伏见有些惊讶自己想要对八田的这句话探寻下去的想法,甚至没有掩饰语气里的好奇。

 

“因……因为我们是朋友不是嘛,我都说过啦。”

“别给我来这一套。”

 

大人可不会上这种当的。虽然这样想着,看到八田默默低下头去启动游戏机掩饰脸红的样子,伏见也不打算再强行深入话题。他讨厌被勉强的感觉,对自己或是对别人都一样。

而且他觉得自己已经多少知道了答案。

 

作为一个大人,自己真的很糟糕吧?但归根结底,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看待和回应。

没有人教过他。

 

他孤单一人走了太久。

 

 

“不过那种病大概都是小问题,跟那家伙留在我DNA里的东西比起来的话。”

 

伏见换上一种自嘲般的语气,

 

“不知哪天我也会变成像他一样的无可救药的危险分子吧。到了那时候,你可要拔腿就跑啊。”

 

他把车停在距离八田家最近的路口,侧过身抽出车里的备用雨伞递给后座上已经被他不知几分真假的警告吓得说不出话的人:

 

“——好吗?美咲。”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