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怪谈:あめ。

※ 产卵。

↑是真的。


“再这样下去,这个本丸要坏掉了。”


运营着这座本丸的人一边往栏杆上敲打烟管,一边漫不经心地下了个结论。

雨已经下了整整一个月。而原因在今天才查明:有不速之客跟着远征的队伍偷偷潜了进来——这个既不属于任何时空却又存在于每时每刻、仅凭灵力所隔绝出来的空间里。

麻烦的是,【它】不肯走。


“「那东西」过去是山神,虽是魔物却能呼风唤雨,但有些地方信仰荒芜,他就没了祭品,灵力也大不如前。虽说没什么好怕的……”


被称之为「那东西」的家伙,确切而言,它在俗世的本体,是一条巨大的白蛇。似乎是对本丸里的刀们饶有兴致,也不知是好奇神...

【刀剑乱舞】怪谈:すず。

——又来了。

那断断续续、清脆魅惑的声响。


一个月中总有那么一晚,会传来这样的动静。深夜之中回荡在本丸的廊下、后院甚至纸门之内,有时像是从容的脚步,有时又变为慌张的奔逃。

到底是谁呢?

——不要听,睡吧。药研总是捂住他的耳朵这样说,却从不对他解释。而今天,药研远征去了。

他在那神秘的铃声中辗转反侧。


是谁呢?若不是人便是刀,若不是刀就是鬼魂,假如连鬼魂也不是,就只有书中那吃人的妖魔。

又一阵铃声在纸门之外欢响着拂过,伴随隐约的笑声——他实在太好奇了,终于忍不住披上单衣,拉开门走出去。


那个身影伫立在走廊转角,不时地四处张望着,仿佛...

【爱豆K(?)】[猿美] 要是被Friday拍到的话就得直接毕业结婚了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们

第三次,他收到了伏见拒绝出演的邮件。宗像没有半点不耐烦地继续跟他讲理。他用一种平实但客气的语气拨了个电话过去:


「伏见君,你先不要拒绝得这么干脆。我看过了,确实是很不错的故事,原作者亲自参与编剧,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好剧本。」

「我拒绝。」

「近未来背景,微科幻题材,眼下正流行,而且又是超能战斗系,大型动作场面,专业特效团队,正适合你们这一代。所谓当偶像,不就是要抓住当下?你想想,今天还在音番当活动背景板,明天就上节目宣番主演,后天捧个新人奖,过不了多久屏幕上你的名字后面括号里就不再是idol而是演员,多好听啊是不是?」

「我拒绝。」

「听我说,这个本子里……」...


谢谢软软!

真的太可爱啦!又香又甜的小猿美!

终于写完了我也很感动,谢谢你一直这么支持它!笔芯!


软软香草荚:

恭喜轻松愉快(?)的晨间喜剧蜜桃派圆满完结啦!!!!!!!!(啪唧啪唧疯狂鼓掌)

著名发刀作者 @無憂國 我们阿虚太太这次竟然HE了((((;゚Д゚)))))))简直不可思议(没有说HE不好的意思(警觉)

太好看了大家都一定要去看…………我的言语无法传达所以大家就点击传送门好了➡️http://kyo696.lofter.com/post/ba9d5_efdd603f

以及虽然画得很垃圾但完结了还是想努力纪念一下!!!大家随便看看...

蜜桃派 (END)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番外:酒心蜜桃派


「……蚊虫叮咬,花粉症,……主要成分:尤加利树油。……轻微毒性。请勿吞服。…………如发生误食,请联络毒物咨询中心(电话:XXX XXX)或及时就医。……」


“轻微毒性”。伏见很喜欢这个说法。出于这样一个单纯的理由,他把那瓶药水买了下来。他早期的精神鉴定报告中屡屡提起他的轻度反社会倾向,使用的说法从一开始的斩钉截铁到后来的模棱两可,直到近年,已经消失于医师的笔记中;就好...

悖悖论:

我们看清了生命的无意义,甚至看穿了一切追寻意义的活动的徒劳与自欺性,却又不能安于意义的缺失,也许人对意义的渴望就是进化遗留的阑尾,我们只是阑尾炎犯了而已,要么割掉,要么痛着

还好我们有艺术啊,优雅地搪塞人类和人类生存的问题是艺术的杰出功能,有时候觉得没能和艺术在一起的人就像单身狗一样可怜,但是你又很难帮他脱单

所以,过一种审美的生活吧,希望我们像史努比一样快乐

OMG

发现了6年前写了没发的猿美……

当年果然路子野,比起来现在已经无欲无求在养老了。春宫画变风景速写(?

番外:酒心蜜桃派

  • 上次有人问我这个故事里尊哥会不会出场,我想说他还是在的但形式不一样了。看了就明白。

  • 但礼尊这条线对主剧情完全没有影响,受影响的最多是宗像室长在各部门的风评……(?

  • 就是说只想看小猿美的大可不看这段。我选择不写warning,因为加上警告语的话,前言就比正文还长了(?

  • 然后其实这个相似的梗我以前搞过……我想看看放在这个故事里的话是怎么样。

※※※※※※※※※※※※※※※※※※※※※※※※※※※※※※※※※※※※※※※


我们是怎样分别在连最滚热的血也凝结成冰的冬日,就会怎样在下雪的季节重逢。


正是靠着这份毫无来由的盲目和固执,我活了下来。...

蜜桃派(11)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他听说过这种事。叫做选择性失忆。在前一任主治医师看来在精神上已经不太适合社会生存的伏见猿比古,不但顽强地融入了职场生活,甚至建立起了一个近乎完美的防御机制,在顺利求生的同时也把绝大部分的社交伤害挡在安全圈外。

他也知道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情。比如离开Scepter 4之后的某天他猛然惊觉自己想不起自己那把佩刀的名字。明明应该是个上司硬塞过来的蠢到极点的名字,脑海里却怎么也搜寻不到。医师警告过他不要轻易中断用药但他没法像个没被满世界通缉的人那样淡然自若去看诊,在试过几次黑市上...

WTF

因为最近又被屏蔽了将近一半,今天又耗费了半天检查所有文章,目前的情况是:

被转为内部可见的,确实没有敏感字的已经尽量全部直接恢复;

本来就使用传送门的,链接已经全部搬迁,可以直接搭电梯走;

还剩下一部分确实有敏感词并且被lof红字警告胆敢申请恢复就删我号的,就只能放弃了。不过数量很少,一篇是刀乱的《糖霜伏特加(乱×浦岛)》,还有几篇我整理过程中忘记了,欢迎提醒(。

如果发现还有类似现象的话欢迎私信提醒我,我会进行抢救作业的。


然后其他方便进行的改变是:

  • 目前全部的外链都改成人类灵魂绿洲AO3,不再使用不老歌或是忍者博客。

  • 礼尊单方性转系列已经合并搬迁到AO3...

打脸×3


室长的脸再池也经不住你们这么糊啊……

蜜桃派(10)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你自以为是个麻木不仁的异类分子?恰恰相反,支持你活下去的东西,正是所谓负罪感。』


这是被伏见在通讯录里备注为「庸医」的家伙对他说过的话,他一度不以为然。在以法务局户籍课为掩体光明正大行法外管理之职的部门上班的时候别人觉得他是社交障碍患者,在J打头的非法网络组织里,绝大部分乌合之众则对他既好奇又畏惧,他被看作是离群索居的法外狂徒。


他从来没有告诉八田自己送给他的手表里安装了加密的定位芯片。

没等八田靠近天国号五公里...

蜜桃派(9)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部下形容宗像礼司对新入职的部下念誓词的时候就像在搞诗朗诵,过度庄严反而显得浮夸,更何况十个新人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其实根本对那一大段话里的真实意味半懂不懂。

宗像本人声称的教育方针是“慢慢来”,“顺其自然”。话虽如此,别人有时也会认为,其实他根本无所谓也说不定。这一点尤其可以从他对伏见猿比古和八田美咲的态度中推测出来。

退一万步讲,伏见被选中大致是因为个人能力超群,但八田怎么看都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倒不是说他有什么能力不足或是性格怪异和别人处不来,只是他更像是一朵长错了地方的植物,一...

蜜桃派(8)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在同僚的婚宴上,八田遇见了不能算认识的人。对方从后面忽然叫住他:


“你是伏见猿比古的小朋友吧?”


他惊讶地回过头去。已经好久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果然是。”

“你认识猿比古?”

“你忘了啊,他还差你来过我这拿药。”


八田转了转眼珠,终于想起来一点点关于这张脸的讯息。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被伏见拜托过一次这样的小事情,此刻记起,好像刚刚发生在昨天。他立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您…您好!承蒙关照...

【薬宗】啞 劇

藥研写し & 宗三

本質薬宗

##############################


 

他在冷兵器早已退出歷史舞台的時代出生,甫一問世便引發騷動與矚目,供奉於只在有祭典時才人煙繁盛的山上,一生從未涉足戰場半分。打造他的人精於此道,僅僅憑藉史料文字和代代相傳的口述,將他淬煉成一具惟妙惟肖的空殼供人瞻仰。

與他被供奉一處的,還有另一把刀;自他問世之前許許久久便被禁錮於此,是伴隨他全部生涯的最初回憶。與他不同,那把刀歷經世間種種血、淚與火。


難以想象,在他剛誕生的前二百年多間,義元左文字從未與他說過半句話。...


主观臆断

千禧年后网红作词人的文学风格

既缺乏对自然世界的美学感受

也没有对钢铁都市的灵魂追寻

宗教情怀又基本浮于表面

大部分歌词总能在同世代其他作品里找到差不多的呻吟声

虽然编曲能力随着技术水平是进步了(这点再议)

但文学性实在是世风日下

唯一突出的地方是更关注自身的挣扎,偏向于责难客观世界而不是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没错啦世界是越来越无可救药了,谢谢你们提醒我

再过一千年,这世上还会有人为美丽的诗句谱曲吗?

無名詩190104 (压切药宗)// おみやげ

  • へし->宗<-薬的织田组铁三角

  • 在维持现状和终要有人打破平衡之间岌岌可危的三个人

※※※※※※※※※※※※※※※※※※※※※※※※※※※※※※※※※※※※※※※


他倒是也听说过这种事,从人类创造的那些奇异演剧里——关于竞争心,讨好或是人情。也有种说法不太好听,叫做三角关系;但他想那应该是不可能的,由玉钢、铁和火之中诞生的东西,还不至于这么地自找麻烦。他也不晓得药研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之间是不是真如旁人所说那样有着什么说法,只是在看到那条崭新发绳时,心里头无端端地发闷;倾国之刃已经足够漂亮,那条细长发亮的织物装饰在那樱色的头发上,更令他觉得美丽...

A Conversation in Car

文艺复兴,我要快乐地搞threesome了(精神上)


※※※※※※※※※※※※※※※※※※※※※※※※※※※※※※※※


Hibari Kyoya likes to start a conversation from literally nowhere. For example:


"So it's in your place."

"What?"


Tsunayoshi tried to grab a clue but stopped making efforts almost at once. He didn't want...

The Crimson Jelly (15 x 19)

"Hey, Yata-chan, your little one is not following you around today?"


Being asked by Kusanagi when entering the bar, Yata blushed for a moment before he grabbed a chair and sat down.


"Saru is not my 'little one'."


With one hand cupping chin, he checked his terminal only to...

A Dangerous Stranger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self-service check-in machine, he pressed the "Yes" button, which would get him onto the last flight leaving Japan today. His luggage was as simple as possible: forged clearance documents, two unregistered guns and a large bottle of virus in the disguise of nutritional...

【K】[猿美]火星生活

二期后日谈。关于猿美两个人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不一样的人生,还有伏见承诺过会给一个解释的事情……

几乎全程在漂流欲室里摄制(?

※※※※※※※※※※※※※※※※※※※※※※※※※※※※※※※※※※※※※※※※※※※※※※※※※※※※※※※※※※※※※※※※※※※※※※※※※※※※※※


“你很冷吗?”

伏见忽然问。美咲愣了一下。他比以往穿得都多,但没想到伏见会注意。

“你不冷吗?”

美咲用问反问。伏见有些莫名地看着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把捉起对方的手裹在手心里:

——怎么这么冰?

他没办法问,因为答案早已了然于胸。

美咲抽回手匆匆与他道别,...

【K】無名詩180922(猿美)//A Sword under Your Kitchen Floor

12岁的时候,美咲遭遇了所谓的情窦初开。那时两个人都小心翼翼,还需要避开周围的目光,好在双方都还很年轻,没有坏心地,非常纯真地依赖着彼此。对方也是男孩子,家世显赫但非常怕生,不如说是厌恶着世间的人来人往,却唯独对他死心塌地毫无保留,让彼时身处再组家庭又受到校园欺凌的美咲得到许多温暖和慰藉。他们有时结伴逃课到热闹街市的人潮中无忧无虑地游玩,有时躲进人迹罕至的体育器材室里,一束小小的太阳光穿过狭小的窗户投射下来,两个人在陈旧的软垫上紧紧相拥像两只相依为命的小猫,呼吸着灰尘和对方肩窝里潮热的汗味,一起做着世界毁灭只剩彼此的幼稚幻梦,难以言喻有多么天真快乐。

『如果你是女人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有孩...

蜜桃派 (7)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或许是年纪到了,在提交本年度第三十份紧急拔刀检讨书的时候,八田表现出了恰到好处又不至于太过真诚的反省之意。话虽这么说,其实他在被俗称为青服的这个特殊公务部门里,尚且也还算是最年轻一辈的存在。

他的上司上一回被部下吐槽“室长又带了这么年轻的小鬼回来”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其实授刀仪式上那些冠冕堂皇的誓词八田半句没懂,只在接过佩刀的时候,力量通过手中沉甸甸的冷兵器灌注过来几乎将他压得站不起身,他才忽然明白以前伏见说过的,所谓的超能力,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自由自在的东西。

好在S4虽然公务繁多,倒不是...

蜜桃派 (6)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太好了呢,伏见先生。”

“啊?”


正埋头翻阅文件的伏见抬起头。办公室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内阁会议通过民法修正案的报道。


“修改成年年龄为18岁,可以少等两年了呢伏见先生。啊,不过法定结婚年龄上调了两岁,这一点还是要注意哦。”

“且不论你想暗示什么,我要真被抓了的话不用再帮你改错字这一点倒算是松了口气。”


不想理会周围带着笑意的窃窃私语,把打满红圈的文件夹往对方脸上一摔,伏见拎起外套和车钥匙罕见地早退了。又到了花开漫天的季节,就和遇见八田的时候一样;...

蜜桃派 05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在和大自己17岁半的户籍警相识的第三年,14岁半的纯真少年八田美咲在凌晨三点哭醒过来,抽着鼻子摇醒了身旁仅仅入眠不到两小时的人: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不上高中了好不好。”

在没戴眼镜的伏见眼里,眼前的八田在乌漆墨黑的背景里是模模糊糊的一个小影子。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团黑影毛茸茸乱蓬蓬的脑袋,半梦半醒地问:

“又怎么了?”

“我梦里都在补习,好累啊,结果拿到试卷,连题目都看不懂,你还对我说考不上高中的话就再也不理我了,我就哭醒了。”

黑暗中,伏见望着眼前黑乎乎小小的一团,沉默片刻后声音沙哑地回道:

“这话...

蜜桃派 04(下)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编辑完了向八田的家人解释夜不归宿的邮件,伏见看着那滴水不漏的借口,却迟迟按不下发送键。不知为何,自从遇见八田开始所萦绕在意识深处的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忽然变淡了,好像一下子从悬崖峭壁边上来到了深邃宁静的海边。他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近乎无能为力地从越来越糟糕的记忆中搜刮着一切关于人类犯罪本能的解释——关于欲望,关于创伤,关于权力和信任,关于爱……等等,而他直觉这其中没有哪条能在此刻救他于水火。

他也知道自从自己调转车头往现在独居的住所开回来的瞬间,一切都开始错上加错,而一切又仿佛随时都有转机,比如,不要让八田进门,比如...

蜜桃派 04(上)

00

01

02

03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伏见提交了外宿申请。别人以为他终于脑子开窍想安定下来开始恋爱结婚,其实他是罔顾医嘱,为了远离压力源,进一步把自己从社交生活中剥离开来。身居高位所附加的特权是能够独占一个单人宿舍,搬出来于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换到一个更大的单间,只不过不用再忍受那避无可避的人来人往,以及走廊餐厅洗手间里各种躲不掉的照面。

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话是这样说。


本来,在这种异能事件频发的时节靠浓缩咖啡扛到半夜对心脏就已经不太友好了,在这种时候再收到一封只写着【猿比古,救救我】的邮件,伏见觉得自己的心率一路飙到了160。一想起...

蜜桃派 03

00

01

02


又到了雨下个没完的季节。

眼前这番阴沉潮湿的景象,与其说是万物盛放的美好,不如说是霉菌肆虐的恐怖来得更加贴切。伏见不喜欢下雨,但比起大晴天头顶上酷热的骄阳,总归还是轻松一些。加上去年被诊断出来造血细胞功能障碍导致的贫血,更是被医生叮嘱不要在烈日之下过度活动以免中暑。想到自己因为被太阳晒晕而被紧急送医的蠢样,事后还要被迫接受上司同僚的围观和关怀,伏见不禁打了个冷战。就这副破破烂烂的身子骨,不知什么时候也给他来个罢工,也不知能坚持到哪年哪月啊——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收起雨伞钻进车里,把排了半小时队买到的零食扔给躺在后座上玩着游戏的小麻烦精。...


【K】[猿美]苦夏裡的陌生人(reupload)

因为之前的链接不可见了,给这篇补个档,因为我还满喜欢的

AO3不用说,LJ之前试验过了国内不用翻墙也可以打开,应该是OK的

一个开头很黄,中间也黄,结局很苦的故事,BE注意


AO3

Livejournal


有其他打不开的档可以再留言给我哦

1 / 14

© 無憂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