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K】無名詩180922(猿美)//A Sword under Your Kitchen Floor

12岁的时候,美咲遭遇了所谓的情窦初开。那时两个人都小心翼翼,还需要避开周围的目光,好在双方都还很年轻,没有坏心地,非常纯真地依赖着彼此。对方也是男孩子,家世显赫但非常怕生,不如说是厌恶着世间的人来人往,却唯独对他死心塌地毫无保留,让彼时身处再组家庭又受到校园欺凌的美咲得到许多温暖和慰藉。他们有时结伴逃课到热闹街市的人潮中无忧无虑地游玩,有时躲进人迹罕至的体育器材室里,一束小小的太阳光穿过狭小的窗户投射下来,两个人在陈旧的软垫上紧紧相拥像两只相依为命的小猫,呼吸着灰尘和对方肩窝里潮热的汗味,一起做着世界毁灭只剩彼此的幼稚幻梦,难以言喻有多么天真快乐。

『如果你是女人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有孩...

蜜桃派 (7)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或许是年纪到了,在提交本年度第三十份紧急拔刀检讨书的时候,八田表现出了恰到好处又不至于太过真诚的反省之意。话虽这么说,其实他在被俗称为青服的这个特殊公务部门里,尚且也还算是最年轻一辈的存在。

他的上司上一回被部下吐槽“室长又带了这么年轻的小鬼回来”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其实授刀仪式上那些冠冕堂皇的誓词八田半句没懂,只在接过佩刀的时候,力量通过手中沉甸甸的冷兵器灌注过来几乎将他压得站不起身,他才忽然明白以前伏见说过的,所谓的超能力,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自由自在的东西。

好在S4虽然公务繁多,倒不是...

蜜桃派 (6)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太好了呢,伏见先生。”

“啊?”


正埋头翻阅文件的伏见抬起头。办公室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内阁会议通过民法修正案的报道。


“修改成年年龄为18岁,可以少等两年了呢伏见先生。啊,不过法定结婚年龄上调了两岁,这一点还是要注意哦。”

“且不论你想暗示什么,我要真被抓了的话不用再帮你改错字这一点倒算是松了口气。”


不想理会周围带着笑意的窃窃私语,把打满红圈的文件夹往对方脸上一摔,伏见拎起外套和车钥匙罕见地早退了。又到了花开漫天的季节,就和遇见八田的时候一样;...

蜜桃派 05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在和大自己17岁半的户籍警相识的第三年,14岁半的纯真少年八田美咲在凌晨三点哭醒过来,抽着鼻子摇醒了身旁仅仅入眠不到两小时的人: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不上高中了好不好。”

在没戴眼镜的伏见眼里,眼前的八田在乌漆墨黑的背景里是模模糊糊的一个小影子。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团黑影毛茸茸乱蓬蓬的脑袋,半梦半醒地问:

“又怎么了?”

“我梦里都在补习,好累啊,结果拿到试卷,连题目都看不懂,你还对我说考不上高中的话就再也不理我了,我就哭醒了。”

黑暗中,伏见望着眼前黑乎乎小小的一团,沉默片刻后声音沙哑地回道:

“这话...

蜜桃派 04(下)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编辑完了向八田的家人解释夜不归宿的邮件,伏见看着那滴水不漏的借口,却迟迟按不下发送键。不知为何,自从遇见八田开始所萦绕在意识深处的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忽然变淡了,好像一下子从悬崖峭壁边上来到了深邃宁静的海边。他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近乎无能为力地从越来越糟糕的记忆中搜刮着一切关于人类犯罪本能的解释——关于欲望,关于创伤,关于权力和信任,关于爱……等等,而他直觉这其中没有哪条能在此刻救他于水火。

他也知道自从自己调转车头往现在独居的住所开回来的瞬间,一切都开始错上加错,而一切又仿佛随时都有转机,比如,不要让八田进门,比如...

蜜桃派 04(上)

00

01

02

03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伏见提交了外宿申请。别人以为他终于脑子开窍想安定下来开始恋爱结婚,其实他是罔顾医嘱,为了远离压力源,进一步把自己从社交生活中剥离开来。身居高位所附加的特权是能够独占一个单人宿舍,搬出来于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换到一个更大的单间,只不过不用再忍受那避无可避的人来人往,以及走廊餐厅洗手间里各种躲不掉的照面。

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话是这样说。


本来,在这种异能事件频发的时节靠浓缩咖啡扛到半夜对心脏就已经不太友好了,在这种时候再收到一封只写着【猿比古,救救我】的邮件,伏见觉得自己的心率一路飙到了160。一想起...

蜜桃派 03

00

01

02


又到了雨下个没完的季节。

眼前这番阴沉潮湿的景象,与其说是万物盛放的美好,不如说是霉菌肆虐的恐怖来得更加贴切。伏见不喜欢下雨,但比起大晴天头顶上酷热的骄阳,总归还是轻松一些。加上去年被诊断出来造血细胞功能障碍导致的贫血,更是被医生叮嘱不要在烈日之下过度活动以免中暑。想到自己因为被太阳晒晕而被紧急送医的蠢样,事后还要被迫接受上司同僚的围观和关怀,伏见不禁打了个冷战。就这副破破烂烂的身子骨,不知什么时候也给他来个罢工,也不知能坚持到哪年哪月啊——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收起雨伞钻进车里,把排了半小时队买到的零食扔给躺在后座上玩着游戏的小麻烦精。...


【K】[猿美]苦夏裡的陌生人(reupload)

因为之前的链接不可见了,给这篇补个档,因为我还满喜欢的

AO3不用说,LJ之前试验过了国内不用翻墙也可以打开,应该是OK的

一个开头很黄,中间也黄,结局很苦的故事,BE注意


AO3

Livejournal


有其他打不开的档可以再留言给我哦

蜜桃派 02

00

01


“那个,再让我看一次好不好?”

“啊?”


一个漫长的红灯。等到不耐烦的伏见一打方向盘换了条路走,闹市区鲜丽的灯牌和熙攘的人群像发光的鱼群和珊瑚,在海水般清凉的黑夜中飞速向后掠过。坐在副驾座上的八田兴奋地趴在车窗上,语气里充满仰慕和期待:


“就是那个,上次你救了我的时候,用的那招啊!小刀像那样咻咻咻地飞过来,还发出吓人的蓝色火焰的!超厉害的那个!”


想必对这个年龄的普通人来说,亲眼目睹那样的景象就好像身处特效电影之中吧。本质上来说,【青服】和权外者之间决定性的区别并不在于能力的分化,而在于屈从于哪种规则。假如没有异能...

蜜桃派 01

00


在这个难得的休息日,公务员伏见已经陪着中学生八田在游戏厅里大杀四方、又去了烤肉店吃了午餐、甚至还去了他最讨厌踏足的卡拉OK,一个聚集着对自身有限的音乐天赋缺乏自知之明的人类的魔窟被狠狠折磨了一番身心——每去一处,伏见就会受到工作人员和路人们用来看待世间那些对于年幼的花朵、青涩的果实有着特殊癖好的糟糕大人的眼神的严酷洗礼,一道一道谴责和鄙视的目光有如利剑向他刺过来。天晓得!他伏见猿比古,世间已经货源紧缺的正经人,连这孩子一根头发都没碰过。

此时此刻,两个人挤在漫画咖啡屋的包间里,伏见回想起刚才送饮料进来的staff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仿佛一转身就要去报警——开什么玩笑!尽...

蜜桃派 00

因为之前(之前=将近三年前)自己说了“最近想看29.5岁恰逢青年危机的猴和13、4岁左右家庭复杂因而内心兼具纯真和早熟的美美”这种屁话,然后今年LSW快要上了,我觉得差不多应该……

背景:和原作微妙地不同,伏见是普通地被招揽到青组公务员,没有加入HOMRA的经历,美咲则是普通的中学生,没有超能力黑道背景,两人年差17.5,如此身处截然不同的世界的两个人却有着奇妙的机缘,其他的在正文里讲。

上一次写的正篇猿美是很悲惨的故事,还把猴写死了,十分没有良心,这次则是个轻松的晨间喜剧,可能还略带哲理(?)

※※※※※※※※※※※※※※※※※※※※※※※※※※※※※※※


(试播集)...


The Wine of Immortality

A beautiful beast is usually used as no more than a metaphor. However, Sho sees it as sure as fate if the beast refers to Kei.


On his day of coming of age, the present from Kei was a pair of pistols. Even in Mallepa, where the guns were as common as bubble gums in the convenience stores, those were...

永生之酒

形容一个人是美丽的野兽,往往不过是种夸张譬喻;当这句话放在Kei的身上,Sho却明白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成年那天Kei送给他一对手枪,即便在彼时军火比药物更容易搞到手的Mallepa,也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而他用来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把往日与Kei有过纠葛的人一个一个地找出来。

即便不清楚Kei的秘密,人们也往往懂得臣服于他的智慧与强悍。Mallepa是充斥着黑市商贩、暴力帮派、非法移民、金融罪犯、娼妓和孤儿们的无法无天之地,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就是没有奇迹。在黑巷里为生计和性命奔波的少年少女们往往羡慕Sho得到如此人物的庇护甚至关怀,在他们看来,这几乎就是奇恩异典了。也...

个人文选(2012-2016)

CP大多是对的。K部门有些是混合CP,部分放到综合区,部分按主要CP归类。

不过熟悉我的人知道即使没写CP也会有倾向,就不多说了。文前大部分有标注。


柯南部门(2012)

【快新】

我們在魔法消失的夜晚不期而遇(前傳)

鏡子裡的薔薇 ROSE MIRROR ROSE

A of HEART

告白

情書

EVERGREEN

LOVE ME TENDER

RIGHT AS RAIN

EMPTY SEAT

Don't cry, Mr.Sweetheart // 我的甜心不流淚 


REBORN!部门(2012)

【1869】

Last Smile...

Abu Simbel Temple(Great Temple of Ramses ‖)
阿布辛贝神庙(拉美西斯二世大神庙)

【K】[礼尊]家有仙妻

一个想写了好久的脑洞。

(有夹带小猿美。)

我大概已经…………不用吃药了。

※※※※※※※※※※※※※※※※※※※※※※※※※※※※※※※※※※※※※※※※※※※※※※※※※※※※※※※※※※※※※※※※※※※※※※※※※※※※※※※※※※※※※※※※※※※※※※※※※※※※※※※※※※※※※※※※※※


“我觉得我部下的恋人是只小狗。”


宗像端坐在餐桌前面,上面整齐摆放的是两人份的日式早餐,使得他看起来很像个按部就班的传统上班族,正在享受一天美好的开始,爱侣无私的照顾。当他如实地向同居人表述出自己内心荒唐的推断,对方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风里淌漾
  玫瑰花盛开的发香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宽阔肩上
  纹上铁青色的肖像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街里闯荡
  迎我归家温馨眼光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粗糙颈项
  承载钢铁一般坚壮
  爱上是他是她是他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美丽的感觉
  爱我是他什么是他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掩盖荒静
  柔软心间的笑声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洒脱不定
  如烈火纷飞的率性
  爱上是她是他是她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美丽的感觉
  爱我是她什么是她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爱上是她是他是她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复杂的感觉
  爱我是她什么是她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好开心

无以为报,唯有笔耕不辍!


(谢谢你。)


你知道我在说你 ; )


天哪公园抓的小猿美


最近想看29.5岁恰逢青年危机的猴和13、4岁左右家庭复杂因而内心兼具纯真和早熟的美美


【K】[猿美]情痴与怪物

总部传给他的最后命令只有几个字:尽快撤离。言简意赅的背后,也隐含着一旦失败、就只面临着两种结局的意思:要么殉职,要么就此亡命天涯,再不回头。他不担心第一种。他不是第一天入职,很清楚一旦发生不测,自己的一切身份信息都将被秘密销毁;所有的生物档案、身份资料、职务履历,全都会在最短时间内从秘密部队的档案库里彻底删除,就像从未存在过那样。留给社会新闻的不过是一具无名尸体,什么都不会被追查出来——但,如果他活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又是什么?


这个新鲜的假设让他在失血的剧痛中忍不住嗤笑出声。并不剧烈的动作带来的是全身牵筋动骨般的强烈刺激,差点让他就这么痛晕过去。...


【藥宗】雪 國

@灯野_ 纯纯的爱给纯纯的灯


自知地說,我正是世人口中所謂的那一路怪人。家裡當初花了大代價把我送出去求學,指望我留洋回鄉能當個律師、醫生、最不濟也該是個學堂課師之類,從此把家業遷入城裡,脫去個鄉間土紳的帽子。不料,我對那些光鮮好聽的行當,卻一概地沒有甚麼興趣,反倒喜歡研究些奇奇怪怪、被世俗看作怪力亂神的物事,私下裡還專情於寫一點帶些志怪味道的文學,在一些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雜誌上偶爾地發表,往往也能洋洋得意、仿佛世上再無其他東西可令我如此沒來由地喜不勝收。如此離經叛道令一家老小連連搖頭,努力了好些年頭終於沒能將我拉回正道,於是紛紛死了心、打發了老祖宗時候開在山間的一爿旅店任...

自惭形秽

光吃不产的日子

实在是


太爽了。


(我怎么早没发现)


有文學性的流水帳和缺乏美感的春宮小說,


我選錯字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