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人在异乡,思念非常。

夏天来了。
你们好吗?

个人文选(2012-2016)

CP大多是对的。K部门有些是混合CP,部分放到综合区,部分按主要CP归类。

不过熟悉我的人知道即使没写CP也会有倾向,就不多说了。文前大部分有标注。


柯南部门(2012)

【快新】

我們在魔法消失的夜晚不期而遇(前傳)

鏡子裡的薔薇 ROSE MIRROR ROSE

A of HEART

告白

情書

EVERGREEN

LOVE ME TENDER

RIGHT AS RAIN

EMPTY SEAT

Don't cry, Mr.Sweetheart // 我的甜心不流淚 


REBORN!部门(2012)

【1869】

Last Smile...

Abu Simbel Temple(Great Temple of Ramses ‖)
阿布辛贝神庙(拉美西斯二世大神庙)

【K】[礼尊]家有仙妻

一个想写了好久的脑洞。

(有夹带小猿美。)

我大概已经…………不用吃药了。

※※※※※※※※※※※※※※※※※※※※※※※※※※※※※※※※※※※※※※※※※※※※※※※※※※※※※※※※※※※※※※※※※※※※※※※※※※※※※※※※※※※※※※※※※※※※※※※※※※※※※※※※※※※※※※※※※※


“我觉得我部下的恋人是只小狗。”


宗像端坐在餐桌前面,上面整齐摆放的是两人份的日式早餐,使得他看起来很像个按部就班的传统上班族,正在享受一天美好的开始,爱侣无私的照顾。当他如实地向同居人表述出自己内心荒唐的推断,对方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风里淌漾
  玫瑰花盛开的发香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宽阔肩上
  纹上铁青色的肖像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街里闯荡
  迎我归家温馨眼光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粗糙颈项
  承载钢铁一般坚壮
  爱上是他是她是他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美丽的感觉
  爱我是他什么是他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忘记她 是那么样 只记起掩盖荒静
  柔软心间的笑声
  忘记他 是那么样 只记起洒脱不定
  如烈火纷飞的率性
  爱上是她是他是她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美丽的感觉
  爱我是她什么是她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爱上是她是他是她给我满足快乐
  是那份复杂的感觉
  爱我是她什么是她不理上演那幕
  忘记他是她不知觉

一想到这样的美貌竟真实存在于这个尘世间,就难免心痛



为什么不让童话留在童话里

好开心

无以为报,唯有笔耕不辍!


(谢谢你。)


你知道我在说你 ; )


路边游乐场

天哪公园抓的小猿美


最近想看29.5岁恰逢青年危机的猴和13、4岁左右家庭复杂因而内心兼具纯真和早熟的美美


【K】[猿美]情痴与怪物

总部传给他的最后命令只有几个字:尽快撤离。言简意赅的背后,也隐含着一旦失败、就只面临着两种结局的意思:要么殉职,要么就此亡命天涯,再不回头。他不担心第一种。他不是第一天入职,很清楚一旦发生不测,自己的一切身份信息都将被秘密销毁;所有的生物档案、身份资料、职务履历,全都会在最短时间内从秘密部队的档案库里彻底删除,就像从未存在过那样。留给社会新闻的不过是一具无名尸体,什么都不会被追查出来——但,如果他活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又是什么?


这个新鲜的假设让他在失血的剧痛中忍不住嗤笑出声。并不剧烈的动作带来的是全身牵筋动骨般的强烈刺激,差点让他就这么痛晕过去。...


【藥宗】雪 國

@灯野_ 纯纯的爱给纯纯的灯


自知地說,我正是世人口中所謂的那一路怪人。家裡當初花了大代價把我送出去求學,指望我留洋回鄉能當個律師、醫生、最不濟也該是個學堂課師之類,從此把家業遷入城裡,脫去個鄉間土紳的帽子。不料,我對那些光鮮好聽的行當,卻一概地沒有甚麼興趣,反倒喜歡研究些奇奇怪怪、被世俗看作怪力亂神的物事,私下裡還專情於寫一點帶些志怪味道的文學,在一些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雜誌上偶爾地發表,往往也能洋洋得意、仿佛世上再無其他東西可令我如此沒來由地喜不勝收。如此離經叛道令一家老小連連搖頭,努力了好些年頭終於沒能將我拉回正道,於是紛紛死了心、打發了老祖宗時候開在山間的一爿旅店任...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渡一渡我素贞出凡尘

一生追悔快意都相同
若不是你依然在我梦魂中
我怎么会有一个理由
为你 为情 为爱 为我
我像落花随着流水
随着流水飘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
总觉得缺少一份爱

自惭形秽

光吃不产的日子

实在是


太爽了。


(我怎么早没发现)


天荒地老

最好忘記

笑也輕微

痛也輕微

生老病死

相聚分離

身不由己

心不由己

浮萍落花

顛沛流離

山盟海誓

力歇筋疲

笑飲砒霜

魄散魂離

愛有盡時

恨無絕期

有文學性的流水帳和缺乏美感的春宮小說,


我選錯字少的。


【刀劍亂舞】[壓切宗]彼岸之火

那日,本丸裡來了把不屬於這裡的刀。


先行部隊撿到他時,原本應該經由審神者的召喚才得以顯形的付喪神,不但已經擁有了完整的肉身,並且很顯然已經具備了相當可觀的練度。


既沒有先例,也沒有別的選擇,他們不得不將他帶了回來。據說,在硝煙散盡的戰場上被發現時,那刀還有些驚惶,然而等到他們將他帶回這裡,他臉上無疑只剩下了茫然和淡漠。


“——你是……”


主人凝視著那纖細的面容,遲疑地呢喃著一個名字。


說是不認識,也不太確切。


可以肯定的是,...

还缺鹤球,狐球和明老板⋯⋯

写啥能出这仨。

ある日の刀と僕(3)

說來唐突。我喜歡上一個人類。


他是我的主人。也是很多其他刀靈的主人。儘管只是其中之一,並不妨礙我認為自己對他來說多少有些特別——畢竟我是在此侍奉他的第一把刀。


主人年紀輕輕卻能力過人。不但對被召喚至此的每一把刀的來龍去脈都瞭若指掌,這偌大本丸內的出陣後勤、出兵演練、晝起夜伏、大小事宜,他都能安排得巨細無遺、井井有條。無論是多麼繁複的事務,都好像被預先仔細籌劃過,最後總能分毫不差地執行;我佩服他的才學和聰敏,他卻往往淡淡回以一笑,並不誇耀。我想,他不正是世間所謂謙遜之人嗎。


對於初次以肉體凡身行走人世的我們,他可以說是善待有加,不要說是日常起居或者田間勞作,就連用筷子這種小...

【刀劍亂舞】[俱利燭]學 舌

總是聽同一個人說個不停的話,難免會厭煩,對吧。


“謝謝。”


不愛說話的孩子沒有像往常那樣頭也不回地走開,而是滯在那裡,靜靜看著他,倒讓他有些莫名。


“怎麼了?”


他只好停下手裡的事抬頭去看。對方沒甚麼表情,只是望著他的眼神閃爍,好像對他有一千句話要說,卻忽然忘記了五十音。


“……”

“怎麼了,俱利ちゃん?”

“……”

“……啊……那是因為,你幫我拿來了我需要的東西,所以在感謝你的意思。”

“……”

“也是誇獎大俱利伽羅是個好孩子的意思。”

“……”

“……有點難理解嗎?也對……人類的禮儀很複雜呢。不用勉強,需要的時候照做就行了哦。”

“……...

(現paro)【刀劍亂舞】[壓切宗]人生靚友

我上學時候沒有主修過美術,但總記得隔壁課愛好藝術和解剖的歌仙前輩說過的話:美麗的人,就讓他們活在畫裡。我覺得這話很妙。雖然並不完全理解,但並不妨礙我覺得它很有道理。


不管怎麼樣,審訊桌另一頭的這位仁兄顯然是沒領教過如此感性的箴言。盯著桌上排得滿滿、幾乎快要擺不下的一大堆證物照片——不得不承認這傢伙在攝影方面還挺有造詣的,雖然是無證營業——嫌疑人一言不發。


“被人家的經紀人逮個正著啊……竟然混在攝像團隊裡,不是第一次了吧。你有律師嗎?”


他低下頭,似乎又不打算說話了。我其實是可以理解他的沉默以對,畢竟不是每個人在自己的癖好被公之於眾的時候都能坦然處之的。說實在的,比起內衣小偷、...

吊車尾本丸翻身記

本丸來了個新主人。


是大清早的事。一般來說,我們是不會起這麼早的。主人自稱“幾點起床幾點才是一天的開始”主義者,雖然不太明白確切的含義,但我們認為那應該是某種不必深究、只要遵從內心的做法,以至於時計這種東西在我們本丸基本上沒有太大意義。


直覺而言,新主人大概就是那種所謂“雖然不太熟悉但一看就知道很厲害”的人物。他的年紀略長,氣度非凡,隨身帶著俊俏伶俐的人形式神,誰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進來的——就像我也不知道原先的主人每次都是從哪個門踏進來的一樣,對於反正也不能自由離開這裡的付喪神來說,不是甚麼值得深究的大問題。


“那個、請問……”

“你們的審神者回現世做述職報告去了,我是臨時...

ある日の刀と僕 (2)

雖然有點唐突、不過,


——你怕我嗎?


ある日の刀と僕 


曾幾何時,於我共度良宵的孩子蜷在我懷裡,一臉認真地問:你殺過人嗎?


我看著他撲閃的眼睫,用一種盡可能讓他覺得只是戲言的聲音答道:啊啊,殺過哦。


當他不死心地追問我殺過幾人時,我伸手捏住他那細細的脖頸,注視著他眼中升騰而起的驚惶,一邊微笑著慢慢用力,說道:很多。


所謂「審神者」的工作,本質上跟我的老本行差不多,只不過對手不是人類——大部份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