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ある日の刀と僕(3)


說來唐突。我喜歡上一個人類。


他是我的主人。也是很多其他刀靈的主人。儘管只是其中之一,並不妨礙我認為自己對他來說多少有些特別——畢竟我是在此侍奉他的第一把刀。


主人年紀輕輕卻能力過人。不但對被召喚至此的每一把刀的來龍去脈都瞭若指掌,這偌大本丸內的出陣後勤、出兵演練、晝起夜伏、大小事宜,他都能安排得巨細無遺、井井有條。無論是多麼繁複的事務,都好像被預先仔細籌劃過,最後總能分毫不差地執行;我佩服他的才學和聰敏,他卻往往淡淡回以一笑,並不誇耀。我想,他不正是世間所謂謙遜之人嗎。


對於初次以肉體凡身行走人世的我們,他可以說是善待有加,不要說是日常起居或者田間勞作,就連用筷子這種小事,都孜孜不倦地親自教導。我不像有些年資甚長者那樣愛面子,在我心底,甚至希望他多注意我一些、多關照我一些才好;哪怕因為些許芝麻綠豆的小事與我多說兩句,我也能開心好半天。


安定總笑我是飛蛾撲火。太傻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可我已經有了這人的身軀,裡頭自然也有顆癡狂的心吧——與他是一樣的,不對嗎?

只要與他一樣,總有一天會被他明白的,不是嗎?


但我也有對他不喜歡的時候。就比如,他總是對每把刀都太溫柔、太得體、太討他們喜歡的地方。我猜想審神者的工作大致也包括了對每個付喪神都關懷以待、小心安撫,好讓他們忠誠懇切地為他效忠——我並不在乎!坐在他懷裡耍賴撒嬌、與他在花前月下對詩飲茶、扶著他的手和腰教他射箭使刀、甚至在夜裡去他的寢房大膽求歡的傢伙,我哪個都不是。


“主上,”


我不厭其煩地問,就像他不厭其煩地答。


“我是不是最可愛的?”


他摸摸我的頭,笑得與初見那天毫無二致:


“當然。你是最可愛的。”


依然是這句話。我心滿意足地挽住他的手。


“那麼,”


我由下往上看著他那對琉璃珠一樣明亮得不可思議的眼睛,鼓起勇氣問道:


“主人,能不能告訴我您的名字?”

“名字?”

“是呀,不是說,人類交換了名字的話,就像交換魂魄,再也不能分開了。”


我貪心地說道。一邊將他挽得更緊,怕他說出拒絕的話。


“這樣啊……但我既沒有名字,也沒有魂魄,要怎麼與你交換呢?”


我愣愣地看著他。


“如果是編號的話,倒是有一個……但你要來有甚麼用呢?那只在維護和歸檔的時候用得到。”


說著我聽不懂的話,他依然那樣和煦、親切、一絲不苟地笑著,與我初見他時,沒有分毫差別。


“可、可是……”


我不知如何是好,急得快要哭出來。


“我對主人您,喜……”





【STOP: c0000021a {Fatal System Error}】

【The initial session Process or system process terminated unexpectedly with a status of 0*00000000(0*C0000001 0*001003a8)】

【The system has been shut down.】





『哇啊,甚麼情況,竟然整個當掉了。不是說容錯率有99.98%的嗎?』

『不知道誒,要叫開發部的過來嗎?』

『好不容易自動運營到第300天,這下又要重來了啊。』

『前面的檔案不能接上去用嗎?』

『雖然不是活物,付喪神是很敏感的電波哦,被察覺的話整個本丸都得刪檔了……還是保險點吧。』

『真是麻煩啊。不過這次到底是甚麼原因?』

『不太確定,不過看樣子可能是出現了目前的數據庫處理不了的情報……』

『連3.0 beta版也應付不了嗎?到底是甚麼東西那麼厲害啊?』

『哈哈,誰曉得……』






——我的名字是加州清光。是河川之子。雖然不好上手,不過能力一流——正在招募可以把我打扮漂亮的人哦。


——您就是我的主人嗎?


——請多關照啦。






//.完.





爲了提高效率和避免浪費,政府開發了審神者系統。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升級、糾錯、完善和更新換代之後,AI審神者在技術層面上已經達到了幾近萬無一失的程度。


只要沒有被誰給付諸真愛的話,並不能真正懂得人類的它可以說是完美無缺的。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