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50618(青江/石切) // 雨 音


後來的刀們都出征去了。本丸忽然下起了雨,一連幾日,數周,似梅雨似的不停。然而這裡並沒有甚麼月份,季節…就連時間也並不真切。


空氣裡瀰漫著木頭浸滿了水所散發的潮濕香氣。


大脇差忽然空落落地無事可做,踱到後面的佛堂;禦神刀獨個兒坐在那。


他這天沒有穿著神官那一身,看起來倒像是個文雅安靜的年青人,讓人禁不住想與他搭搭話。而當青江走近過去,看到他膝上臥著的東西,愣了片刻。


“怎麼有貓?”


石切丸像是剛回過神來,慢慢抬起頭看他。


“噢,之前短刀們撿回來……但太遲了。”


說話的聲音在雨響之中像盞忽明忽暗的燈。而那東西一動不動。


青江盯著他覆在那柔軟動物身上的手。


“難怪,這雨。……你不處理掉嗎?作為神刀。”


石切丸並未作答。他輕輕撫摩著那沒有回應的軀殼,仿佛在呵護一件脆弱的活物。青江不知該說甚麼,於是在他身旁坐下。這一坐就直接壓著了對方寬落落的衣袖。然而本人仿佛毫無察覺似的,並未有甚麼異議。


那霧色的幕不歇。院裡開了花的樹下一地落英。


他看看雨,又側頭打量對方幽靜的側臉。或許因為水汽,或許因為空氣裡倏然升溫的黏稠,向來清爽莊重的傢伙,有幾縷頭髮貼在頰邊,從脂紅的眼角開始,勾出幾許難得的濕意。


“你在做甚麼?”


青江顯出饒有興趣的樣子,問道。


“祈禱。”

“為晴天嗎?”

“為牠。”


水擊在屋瓦上的聲音轉強。鏗鏘有力。


遠處傳來幾響悶雷,而後忽然歸於寂靜。



青江放開那滋味涼淡的嘴唇。



“——要是,哪天我折斷了,也會為我祈禱嗎?”


斬靈刀在離他不能更近的地方微笑著,幽幽地道。



那神刀了然地回以笑意,卻是不答。



雨聲漸止。那曾是生靈的屍骸,在他手中化為一縷青塵,慢慢地飄散開去。




//.完.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