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50615(藥+宗) // 空即是色

晌午時候,他路過後院,審神者的從屬正抱著新煅的刀匆匆走過廊下。


“藥研殿,日安。”


看起來是年輕健壯的人類男子,實際上是紙片兒捏出的式神,在他被造出來的時代也是只有耳聞過的法術。

對方低頭、微微地屈膝,神情恭敬地行禮;因為懷抱著另一個『人』的關係,姿勢有些費勁。


“這是?”

“噢!他之前被燒身過數次,又是剛被召喚至此,刀匠大人說,或許氣力不是很足,這身體撐不住……正要送去給主上看看。”

“原來如此。要我幫忙麽?”

“不必、不必。……誒!藥研殿,不可逗他呀……”


在想到確切的理由之前,他已經伸手掀開了裹著那刀的布巾子一角。

纖細的眉眼……櫻色頭髮,從細白軟綢中洩下幾縷,軟得好似貓毛。

正睡著。


“我認得他。”


藥研直直地盯了許久,語氣輕柔地道。


而式神抱著那刀,急忙走遠了。



//.完.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