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50607(燭+へし+宗) // 馬の耳に念仏



宗三盯著他手底下的本丸日誌看半天了——不過是流水帳而已,他還沒自戀到覺得這有哪裡迷人。他用毛筆不沾墨的那一端抵了抵對方的下頜,並沒有勾起來,只是停留著,一邊慢慢地講道:


“我給你找點事做?”


搖了搖頭。果不其然。


“今天不是排了你內番?他呢?”


噢,又來了。那種好像被冷雨給淋濕的花一樣,不開心卻也絲毫不聽勸的表情。


“好,知道了。”


燭臺切忍著笑把筆收回來,劃掉了內番當值表中原本已經寫好的一欄。


“差不多該習慣了吧……雖說每次都兇你,他也是不對。”


他一點也不心急,慢悠悠地寫著。同樣田番打扮的長谷部踏著廊下木板走過來,火氣難掩的樣子;宗三緊張地縮了縮肩膀,但堅持沒有回頭去看。


“你!……又在嬌氣甚麼?”


他這樣說。坐下來的第一件事情,是伸手把橫在榻面上那雙細白小腿掩回粉紅的衣襬下頭。




//.完.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