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4(上)

00

01

02

03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伏见提交了外宿申请。别人以为他终于脑子开窍想安定下来开始恋爱结婚,其实他是罔顾医嘱,为了远离压力源,进一步把自己从社交生活中剥离开来。身居高位所附加的特权是能够独占一个单人宿舍,搬出来于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换到一个更大的单间,只不过不用再忍受那避无可避的人来人往,以及走廊餐厅洗手间里各种躲不掉的照面。

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话是这样说。

 

本来,在这种异能事件频发的时节靠浓缩咖啡扛到半夜对心脏就已经不太友好了,在这种时候再收到一封只写着【猿比古,救救我】的邮件,伏见觉得自己的心率一路飙到了160。一想起这几天在早间新闻里看见的少男少女被诱拐后遭到虐待洗脑甚至卖入淫窝的社会事件,他紧张得咚咚咚又灌下去半罐咖啡,一边拨通了八田的号码。

 

 

“美咲!!”

 

一路闯了十八个红灯还剐蹭了两部车,疯了一样赶到八田用手机最后的电量发送给他的位置,只看见那家伙像一只被放在【请领养我】的蜜柑箱子里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地蜷在荒郊野外一座公交站台的座椅上头,身穿学校制服还背着书包,一副刚放学的模样。

确认了对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伏见忽然就失控了。他是真的恼火。

 

“你他妈的到底在干嘛?!知道现在几点吗?!你一个小孩子深更半夜在这种地方被拐走了怎么办???你想要大人担心到什么时候?!?!”

 

被他这样一吼,八田本来就丧兮兮的小脸忽然就决堤了,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

 

(……………………啊……真糟,一时没忍住在小孩面前爆粗了。真不应该啊。)

 

已经疲惫到当机的伏见又开始走神,在这个当口忽然思虑起这样无关紧要的东西来。他狂跳的心脏慢慢平静到失去波澜。为了对抗创伤和抑郁所必须的药物治疗剥夺了他一部分的记忆力和很大部分的感知力,就在刚才短短的一小时之内他所经历的情绪起伏,已经是遥远到陌生的感受,那种活生生的刺痛犹如利刃一般刺破了包裹着不堪灵魂的腐朽外壳,而刀尖上的剧毒,是恐惧。

分明是对失去什么的恐惧。但是……

 

(——没有得到过的东西,为什么要害怕失去?)

(真是太愚蠢了啊……)

 

“抱歉,刚才吼了你……我太着急了。对不起。”

“我、呜、对不起,猿、比古……我错了……”

 

抽抽噎噎泣不成声的八田好不容易把一时冲动离家出走的事说了个大概,伏见一边把车往城里开回去一边默默决定明天再骂死这个小兔崽子。他沮丧地发现,自己越是避免掺和到中学生的家庭矛盾和叛逆期问题当中,就越是被这样的事情给牵扯得乱七八糟。由于药物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他忘记了很多很多事情,讽刺的是唯独最需要抹去的伤痛和不甘却依然如此清晰可感,甚至时时萦绕在他的脑海,比如自己那惨绿的少年时代,在和眼前的孩子一样的年纪,憎恨到了无以复加的父亲最终自作自受地死在了自己面前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解脱痛快。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像台坏掉的机器。

 

“把眼泪擦擦,我送你回家。”

“我不想回去。”

“你怎么又来了,别跟我说你又想住宾馆,那种事多搞几次我真的会被抓的好不好。”

“猿比古,”

 

他出来时候连外套都没拿,只穿着制服的衬衫。八田伸手拽着他的袖子,用指尖轻轻摩擦着那层衣料,声音湿漉漉的又黏又软:

 

“求你了。”

 


//.tbc.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