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2

00

01



“那个,再让我看一次好不好?”

“啊?”

 

一个漫长的红灯。等到不耐烦的伏见一打方向盘换了条路走,闹市区鲜丽的灯牌和熙攘的人群像发光的鱼群和珊瑚,在海水般清凉的黑夜中飞速向后掠过。坐在副驾座上的八田兴奋地趴在车窗上,语气里充满仰慕和期待:

 

“就是那个,上次你救了我的时候,用的那招啊!小刀像那样咻咻咻地飞过来,还发出吓人的蓝色火焰的!超厉害的那个!”

 

想必对这个年龄的普通人来说,亲眼目睹那样的景象就好像身处特效电影之中吧。本质上来说,【青服】和权外者之间决定性的区别并不在于能力的分化,而在于屈从于哪种规则。假如没有异能现象管理条例所衍生出来的这个半官方背景,S4也不过是普通大众眼中另一群“拥有超能力的怪物”在招摇过市而已。

 

“好不好嘛!再给我看一次啊——”

“你当异能是魔术吗就随便表演?再说事出无因就在民众面前使用能力的话,事后可是要写一大堆报告的,麻烦得要命。”

“咦……怎么听起来跟个无聊的上班族似的,好逊哦。”

“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本来就是个无聊的上班族。”

 

他把车开上了半山腰。这里并不是什么知名观景点,到了晚上更是没有半个人影,只有被城市的灯光污染给映若白昼的天空,看得特别清楚,而那夜幕之上也看不到半颗真正的星星。

 

“呐,猿比古,学校不是会发志向调查表嘛……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写。猿比古那时候是为什么想当警察的?”

“因为考上公务员了呗。”

“这不是理由吧!“

 

感觉到他的敷衍,趴在栏杆上的八田有些气鼓鼓的。夜风撩起着那柔软蓬松的头发,像在吹拂一只小鸟的羽毛。

 

“应该是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才会去做的吧……”

“非要有个理由吗?”

“因为,像你这么厉害的人,想做什么都很容易的感觉……所以才能得到那种特别的力量吧。”

“‘特别的力量’……吗。”

 

因为和小鬼闷在车里而忍了一路的伏见,终于不再顾忌地点起了一支烟。或许是被那种属于大人的姿态所吸引,八田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许痴迷。

 

“所谓的‘力量’呢……这世上其实有很多。有些人是与生俱来,有些人后天通过某种途径被赋予。”

“那你是怎么得到的?”

“因为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不想考高中了,毕业以后随便参加了个招聘考试就变成这样了。”

“什么?!你唬谁呢怎么可能!”

“是真的。那时候我和你一样,每天都不想回家,宁可睡在网咖里。”

 

伏见低头看了眼那张写满难以置信的小脸,对着半空吐了口烟,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不过我那时候可没跟大我17岁的男人去开房,你胆子也真够大的。”

 

八田涨红了脸想反驳些什么,目光却忽然被天空中的某样东西吸引,指着那一处大叫道:

 

“猿比古!看!那是什么?!”

 

银色的物体漂浮在夜空中,并且向着他们这个方位驶来。那优美的流线型的身躯,在靠近之时更是仿佛一头银白巨鲸在空气构成的大海之中自顾自地游弋。

普通市民八田美咲仰着脖子看呆了。

 

“你不是老喊着无聊吗?我说过会带你看点有趣的东西吧。”

“那、那是什么啊!好大啊!那是宇宙飞船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因为‘天国号’飞艇只会沿着秘密路线行进,轻易是看不到的。”

“你是怎么知道它会路过这里的?太厉害了!!”

“算出来的而已……不是什么难事。”

“那上面有什么?我们能乘上去吗?”

“为什么要上去?”

“感觉那上面看到的世界会和我们现在站着的地面完全不一样吧!你难道不想看看吗?!”

 

飞艇掠过他们的头顶,向着更远的地方漂过去了。八田转过身开心不已地抱住他:

 

“谢谢你。”

 

因为身高的关系,也就只能是抱住了他的腰这样的程度。罹患社交恐惧症多年的伏见猿比古很不适应地僵住了背脊,但没有推开,一双无处安放的手扶住了背后的栏杆。

 

“我们去看一看吧。”

“飞艇吗?”

“可以的吧?”

“你为什么觉得我能带你上去啊……”

“我就是这么觉得……”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啊。”

“那是什么味道?”

“啊?”

“就是……你手里的。”

“……啊,你说这个啊。”

 

已经差不多要习惯像这样话题忽然的跳线了。被提醒了才注意到那根烟已经快要烧到手指,赶忙凑到嘴边吸了最后一口。

只是用手指直接掐灭烟头残余的火光的这么个动作,让对成年男子的生活充满好奇心的八田崇拜得两眼放光。

 

“你还远远没到年纪呢,想也别想。”

“哼……”

 

原来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对人说教的感觉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得意洋洋,伏见感觉到脖子一沉,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向下压:八田伸出双手拽着他的围巾用力向下扯了一把。

 

“嗯,原来是这种味道。”

 

不能算是个吻吧。只是小小的、光滑的鼻尖,在嘴唇旁边险险地擦过而已,就像是小狗凑过来想闻出主人晚餐的内容一样,没什么——

 

“………………你这小子……”

 

受到了某种莫名冲击的伏见大感不妙。反应过来之后他果断地一矮身子,抱着那双笔直纤细的小腿一把将他扛了起来扔到肩上,又狠狠在八田屁股上揍了一记:

 

“你死定了。”

“哇!你干什么?!放开我!猿比古、笨蛋公务员——”

“吵死了,给我安静点!美咲。”

“咦、……”

 

——他叫我的名字了。

 

这一瞬间,是在被八田称作“飞艇之夜”的那个神奇的晚上,在目睹夜空中不可思议的巨大飞行物之后,留给他的第二个奇迹时刻。

 

 

 //.tbc.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