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1

00

 

在这个难得的休息日,公务员伏见已经陪着中学生八田在游戏厅里大杀四方、又去了烤肉店吃了午餐、甚至还去了他最讨厌踏足的卡拉OK,一个聚集着对自身有限的音乐天赋缺乏自知之明的人类的魔窟被狠狠折磨了一番身心——每去一处,伏见就会受到工作人员和路人们用来看待世间那些对于年幼的花朵、青涩的果实有着特殊癖好的糟糕大人的眼神的严酷洗礼,一道一道谴责和鄙视的目光有如利剑向他刺过来。天晓得!他伏见猿比古,世间已经货源紧缺的正经人,连这孩子一根头发都没碰过。

此时此刻,两个人挤在漫画咖啡屋的包间里,伏见回想起刚才送饮料进来的staff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仿佛一转身就要去报警——开什么玩笑!尽管报,我就是警察。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难道跟其他小鬼什么的一起来玩不更好?”

 

伏见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叹了口气把从怀里摸出来一半的烟盒又塞了回去。

与很多人一样,伏见依靠某种微妙的不合作精神存活于世。比起其乐融融的人际网络,他更享受不被干涉的自由快乐。倒不是因为怕麻烦,实际上,在他的人生中,需要处理的事情大部分都比“与人交往”这回事要麻烦得多;一定要说的话,应该只是对人际关系没什么兴趣罢了。八田看上去倒像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不缺朋友的开朗孩子,当他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八田,大好的周末为什么宁愿跟他这个陌生的大人混也不和同龄朋友们出去玩,向来话很多的少年陷入了忽然的沉默。

 

“原来如此,被孤立了啊。”

 

伏见露出了心知肚明的表情。这种事永远都会有。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他也算不上愤世嫉俗,对于世间他更多的是漠不关心,甚至都没有拿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这种肺腑之言来安抚对方。这种时候是不是伸出手摸摸那颗可怜的小脑瓜比较好呢?作为一个大人。缺乏经验的伏见陷入了迷茫。亲戚里头和他年龄差这么多的小鬼实在屈指可数,更不要说他家里那疏淡的亲缘,根本不可能带来什么参考。

 

“猿比古,我可以去你家吗?”

“啊?”

 

充满中二气息的动画在两人面前的电脑屏幕上爆发出阵阵不合时宜的古怪音效。八田抱着双膝整个人蜷在座位上,双眼没有离开闪烁的画面,说话的声音却染上一股奇怪的哀求。

伏见真实地感到了为难。

本来就已经在犯罪的边沿擦边行进,要是再做出什么可疑行径,就算是权力凌驾于普通法令的S4怕是也包庇不了他。

 

“为…为什么?”

“我不想回家。”

“啧,你想离家出走?”

“我家里人都在医院,回家也没人,我…我不想一个人待在家。”

“那你也去医院不就好了。”

“嗯……我现在…可能有点多余吧。”

“多余?”

“因为……”

 

八田把脸搁在膝头,对着热闹华丽的2D画面轻轻笑了:

 

“妈妈他……要生第二个孩子了。我现在的爸爸的。”

 

那个不属于12岁的苦涩笑容,令年近三十的独生子伏见失语的同时烦躁到烟瘾爆发。

 

 

“不是要去猿比古家吗?这是哪里?”

“我住警察宿舍,不能带外人回去。”

“咦……所以是要住LOVE HOTEL吗?”

“闭嘴,小孩子不许说什么LOVE HOTEL!”

 

——搞得我罪恶感爆炸了都。一边用终端里的微型骇客程序用假身份通过门口的登陆系统,伏见头疼不已地要求八田安静一会儿。主要问题是还不能去那种有活人在前台接待的普通旅馆,不然光是身份登记的时候就解释不清了。唯独这种隐私性极高、全方位自助而不需要跟半个活人打照面的地方,能解决现下的燃眉之急。

 

“想喝饮料可以用这边的屏幕下单,自己去选,不许点有酒精的。一会儿会从那个送餐窗口送过来,都是自助系统,他们的staff是看不见你的。”

“猿比古好清楚哦。”

“你小子想暗示什么?”

 

话说回来还真是自来熟啊,不知不觉就已经被直呼名字一整天了。懒得多计较的伏见把外套脱下来随手扔到了造型有些夸张的床上。事实是,他已经尽量在一堆装潢得极尽荒唐下流之能事的主题里选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无耻的房间,至少还是能正常睡觉的配备,想着这样凑合过一夜就算了,总不能把这么个小孩子一个人丢在网咖睡吧,多危险。

可能年纪大了心也软了吧,伏见沮丧地给自己搜刮来一个借口。

 

“我去冲个澡,房里的东西你别乱碰,我也不知道有些玩意儿是干嘛的……”

“那我能看电视吗?”

“随你。”

 

浴室镜子里映出一张淡漠疲惫的面孔。正如伏见猿比古迄今为止的人生本身。

人们往往以为他这样的人过得很孤独,而实际上他孤身一人也不是没有追逐过世间所谓的快乐和刺激,深究起来手段可能都丰富到了让人惊叹的境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对于他来讲,比起孤独,无聊才更可怕。

彗星撞地球的新闻怎么等也等不来。原以为离开了那个家就会有所改变,但也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啊。

 

正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的伏见听到了外头的八田爆发出来的惨叫声。

 

“怎么了?!”


捂着眼睛一个劲瞎叫唤的八田面前的电视屏幕上,是在“这种地方”唯一有可能播出的节目。只穿着条长裤而被房间里的空调冻了个激灵的伏见感到一阵无力,但八田语无伦次又满面羞红的样子又十分可爱,勾起他些许久违的恶作剧的心情:

 

“哼,小处男。”

 

 

两个人一起来了LOVE HOTEL却什么都没做这种事,放在谁的人生里都可以算得上一桩笑谈了。

就真的只是睡觉而已。

字面意义上的。

思考着这个事实的伏见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上的镜子。

真是失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还没那么夸张的房间的诀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以看着自己下流的表情为乐的人存在。但此时此刻,同样映在和床铺一般大小的镜子里的八田恐怕是不会明白这一点的。对着镜子和彼此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失眠了。

 

“猿比古,谢谢你。”

“不是应该叫伏见さん才对么?好歹对年长者有点尊重啊,你这小鬼。”

“那,作为交换,我也让你叫我的名字,这样我们就扯平了,怎么样?”

“别擅自决定啊你!…………啧,算了。就这一次,以后可不会再答应你这种事了。”

“嗯!”

 

八田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伏见感觉胸口有些陌生的温热,但说不清那是什么。

 

“看见你开心我怎么这么火大。”

“呐,猿比古,下次再去别的地方玩吧。”

“你这小鬼……以为大人都很闲吗?再说我为什么非得陪你?”

“可我们是好朋友了不是嘛。”

“朋友会一起来情趣旅店吗?不对,我什么时候变成你朋友了?”

“别在意那么多嘛。我们下次去远一点的地方好不好?”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考虑考虑。”

“什么什么?”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绝·对不能跟年纪比你大的男人来这种地方开房。”

“啊?为什么啊?”

“以后你就懂了。”

“哦……”

 

 

 

 //.tbc.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