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0

因为之前(之前=将近三年前)自己说了“最近想看29.5岁恰逢青年危机的猴和13、4岁左右家庭复杂因而内心兼具纯真和早熟的美美”这种屁话,然后今年LSW快要上了,我觉得差不多应该……

背景:和原作微妙地不同,伏见是普通地被招揽到青组公务员,没有加入HOMRA的经历,美咲则是普通的中学生,没有超能力黑道背景,两人年差17.5,如此身处截然不同的世界的两个人却有着奇妙的机缘,其他的在正文里讲。

上一次写的正篇猿美是很悲惨的故事,还把猴写死了,十分没有良心,这次则是个轻松的晨间喜剧,可能还略带哲理(?)

※※※※※※※※※※※※※※※※※※※※※※※※※※※※※※※


(试播集)





或许是年纪到了,在收到上半年的体检报告的邮件时,伏见感觉到了些许惆怅。

对,就是惆怅。这个现下已经没有什么年轻人会用的词,给他难得的调班休假的下午带来了一分额外的老气横秋。如果说法务部办公室每日弥漫的乌烟瘴气已经摧毁了他80%的颈椎健康,那么剩下的20%,恐怕也注定要在这日复一日对职业之路的疑窦中土崩瓦解。假如道明寺明天交上来的报告里再多5%左右的错字,他真的会上报工伤。

29岁半。每个人对这样一个微妙地夹在二十代和三十代之间的“临界之年”定义不同。于专属某异能现象应对部门的高级公务员伏见猿比古而言,应该是个脾气、耐性和对生活的希望都随着各项身体指数如过山车般每日半死不活地颠簸着的年纪。然而,就在这时,他遇见了八田。


“噢……你说嘛,真的很差劲,对吧?”

“会开错聊天群组窗口把坏话发给当事人看的家伙,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交往的价值,绝交吧。”


按理来说,如果不想在职场八卦版面隔天被爆出【昨天看见上司在快餐连锁店里泡中学生】这种标题的话,在这种距离工作场所并不远而流露着被同僚路过看见的危险气息的地方,就不应该选择窗边的位置。然而一种人到而立之年所产生的微妙的叛逆心理,让他下意识地反其道而行之。


毕竟,遮遮掩掩不是他的作风。越是做坏事越是要光明正大堂而皇之。


虽然也说不上来这到底算不算坏事。

八田是一桩异能者寻衅事件所意外波及的受害者。不是什么大事件,一定要说的话,惊吓是有的,但没有大碍;可以这么算,案犯吃了多久牢饭,伏见就跟这起案件的受害人来往了多久。

在石板已经不是机密的如今,异能者也基本算是都市传说一样比较低概率的事件,对普通人而言还是具备着相当吊胃口的神秘感,何况是好奇心旺盛的中学生。其实在做完笔录之后,两个人就显而易见地没有了再度见面的必要,但在那个孩子连续半个月守在S4大门口堵他下班的时候,伏见还是在走廊窗前停下了脚步。

就在一年之中,在这个包括颈椎炎在内的各项职业病总是发作得最厉害的季节,死气沉沉的法务局办公楼前,因为迁址而痿了几十年没开出个鸟来的观赏树木,忽然就盛开了漂亮的花朵,就好像睡昏过去了那么久,忽然醒过来发现要上班一样。他的眼前正是春天。

他当然也晓得那种年纪的好奇心是非常经不起等待的东西。就像夏日约会时手里的冰淇淋。要么吃掉,要么就融化掉。而能让一个12岁的小男孩执着等待的东西不会是一滩没用的糖水。


“伏见さん,要我帮你把那孩子打发走吗?”

“不用。”

“哦嚯,伏见さん,就当我多嘴,对中学生出手那可是犯罪哦……”


废话。他在心里骂道:我看起来有那么不堪吗?

也或许是他天生冷淡,反而让人更想入非非。这世上有好些无聊的研究就指出,越是看起来清心寡欲的人,越是有犯罪的潜力。

——但再怎么样也还没有不济到要对中学生下手的地步吧!伏见头昏脑涨地想。他倒并不是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不如说是靠着这份恃才傲物才一路走到如今,但是要说被看成什么闷声色狼……这种事,还是免了。还是跟对方说清楚,免得引来更多是非。

这样决定了的伏见,请了个公假,把已经在大门口站累了而直接一屁股坐下的少年叫到了附近的咖啡厅里。


“你是叫八田……什么来着。”


看着对方把冰淇淋吃到嘴边而略有些注意力不太集中的伏见努力回忆着档案上记载的文字。


“…………サキ。”


少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和刚才充满元气的样子不同,他自报名字的声音非常小。


“什么?”


伏见是真的没有听清楚。但对方好像把他的提问看作一种戏弄,有些恼羞成怒地抬起头来,脸都红了:


“ヤタミサキ!”

“噢…是吗。”


伏见倒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对方这种过激反应般的表现是源自于那犹如少女一般十分有画面感的名字本身。作为一个男孩子而言,确实存在会带来很多困扰的可能性,不如说是完全可以想象。小孩子之间的欺凌大部分时候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汉字是什么?”

“ミ就是普通的美字……サキ是花朵盛开。”


有着这么个漂亮名字的男孩气鼓鼓地戳着玻璃容器里剩下的奶油,不再搭理他了。伏见向来不喜欢也 不擅长应对这种年龄的小鬼,此刻他岌岌可危的大脑被熟悉的偏头痛给侵袭,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本来就不应该发生的对话:


“我说你啊……如果只是对异能者感兴趣的话,劝你还是放弃吧。我没什么可以透露给你的,不要再来了,法务局不是你这样的小鬼天天来打卡的地方,放了学去游戏厅什么的不好吗?”

“但我只是想见见你啊,你救了我诶。”

“八田美咲くん,你知道警察叔叔一年要救多少人吗?如果一个个都要来堵门,S4成天就别办公了开握手会吧。”

“可是……我真的觉得你好厉害。”


少年抬起头来直直地望着他:


“只有你让我这么觉得。”


八田脸上真挚的表情让伏见莫名其妙地想起办公楼的院子里那棵今年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而开花开了一头一脸的树。那到底是一棵病木的回光返照,还是冥冥之中真有某种意味?


——难道,所谓的第二春就要来了吗?在这么个不尴不尬的时候?


已经被医生勒令一定要严格限制咖啡因、酒精和助眠剂的摄入,连对休息日都完全没有任何兴奋之情甚至觉得加班还比较省心,对这个无聊透顶却又还不至于要立刻按下大红色的休止按钮的人生感到无可奈何,处在这个节骨眼上的伏见猿比古氏,仿佛忽然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


是一团小火焰。精准又鲁莽,炽热而果断的一击。

永远地改变了他。




//tbc.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