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K】[礼尊]家有仙妻

一个想写了好久的脑洞。

(有夹带小猿美。)

我大概已经…………不用吃药了。

※※※※※※※※※※※※※※※※※※※※※※※※※※※※※※※※※※※※※※※※※※※※※※※※※※※※※※※※※※※※※※※※※※※※※※※※※※※※※※※※※※※※※※※※※※※※※※※※※※※※※※※※※※※※※※※※※※



 

“我觉得我部下的恋人是只小狗。”

 

宗像端坐在餐桌前面,上面整齐摆放的是两人份的日式早餐,使得他看起来很像个按部就班的传统上班族,正在享受一天美好的开始,爱侣无私的照顾。当他如实地向同居人表述出自己内心荒唐的推断,对方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是吗。”

 

宗像啜了口汤,悠悠说道:

 

“跟他说伏见君出外勤去了,他竟然说‘我闻到他就在二楼!’……确实是那样。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吵架,不过后来似乎和好了。”

“可喜可贺啊。”

“这不是重点。昨天我亲眼看见伏见君抱进车里的是小狗,牵出来的是……”

“宗像啊。”

“是?”

“记得草薙吗。”

“……记得。”

“结果呢?”

“…………那件事我很抱歉。但是日光过敏症什么的还好说,冰柜里全是番茄汁什么的,真的很吓人……”

“他就是爱喝。”

“但是你们家的小女孩跟我说自己已经300岁……”

“小孩子随口说的也信,不像你啊,宗像。”

“但她绝对不像11岁。”

“你也不像24岁啊。”

“什……在您眼里我像几岁?”

“你说床上还是床下?”

“…………咳。这个问题我们晚点再讨论。”

“你上班要迟到了。”

“谢谢提醒,但是请不要试图绕开话题。我们刚才讨论的是伏见君的小恋人……”

“宗像。”

“嗯?”

“八田那天说他最近打工忙,所以把宠物给伏见照顾。”

“…………”

“可以了吗。”

“周防,你是不是觉得这种粗糙的解释就可以让我……”

“宗像啊。”

“在。”

“昨晚上的不算,从今早醒来开始,我已经叫了你的名字几遍?”

“…………三遍。”

“那你到底还在等什么?”

“…………”

 

 

 

结果上班还是迟到了。好在他自己就是上司,而部门订购的指纹打卡机也尚未安装完毕。

 

好容易换了身衣服、重新梳洗完毕,临出门前,温柔可人但不爱穿衣的伴侣坐在战后废墟般的餐桌上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强忍着某种不符合成熟社会人秉性的糟糕冲动,感性又理智的宗像先生冷静地答道:“你和意面。”

 

“好。”

 

周防爽快答应,并且用一个微笑与他道别。就像过去数不清的每一个美丽早晨一样。

 

他在每个需要上班的日子里所错过的是,当他心满意足地关上门,周防会轻轻地挥挥手,然后,屋内的狼藉即刻就会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率和准确度回归到了它们应有的位置上——就连在他们方才的鏖战中摔得粉碎的玻璃花瓶的每一块碎片,也都会像是拥有记忆一样重新嵌合在一起,完好无缺地回到桌子中央。只有床头那本不知什么时候买的《迅速上手!留住爱人心的家庭烹饪100招》,会像只蝴蝶一般轻快地飞到他的同居人面前,听话地翻到关于制作意面诀窍的那一页。

 

幸运的是,这美妙又不可思议的一切,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

 

 

 

//.END.


评论(11)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