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現paro)【刀劍亂舞】[壓切宗] 夏 の 風 物 詩 。(2)


“小夜ちゃん!”


返校日,忙完了掃除,教室裡鬧哄哄的。忽然從後面撲過來的亂,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在他耳邊說話。


“昨天我在超市看到你哥嘍!城裡的那個……吶吶,和他在一起的是誰呀?告訴我~”


他愣了愣,不作聲,繼續整理書包。

亂笑嘻嘻地捏捏他的臉。


“他還幫你哥提了好多東西吶!肯定是‘那個’……”


沒法子,畢竟——那個人做不了三分鐘以上的運動,也拿不動10kg以上的重物啊……望著天花板上懶懶轉動的電風扇,小夜無奈地想。





“這樣啊……真難得,這幾天你家要熱鬧了。”


在學校教國文、兼開書法教室的歌仙輕輕打著方向盤,慢悠悠地、特意繞了一點路回家。他想讓小夜看一看這個時節的青色麥田。


“也沒甚麼……”


細手細腳的孩子低著頭,環抱著收攏到座位上的雙腿,聲音像隻困倦的小貓。


“沒睡好嗎?”


歌仙在堤邊停下車,伸手摸了摸那顆正對家中某些微妙的變化百思不得其解的小腦袋。

孩子抬起頭,聲音迷糊地開口:


“唔,因為,宗三哥他們,晚上有點吵……”

“……呃。”


直覺不該再討論下去的歌仙急忙湊過去親了親他的額頭,又向下蹭了蹭鼻尖,差一點就要落到嘴唇上。


“去和江雪さん說一說,小夜暑假就在老師這住個幾天吧。”

“幾天是,幾天?”

“嘛,沒多久,也就50來天,嗯?”




另一廂,社會精英長谷部已經在『那誰的一看就知道絕對不能有失禮之舉的兄長大人』一言不發的注視中正襟危坐了20分鐘;面對正淡然地飲著熱茶(室溫:35℃)的、仔細看來與宗三的確略略有幾分眉眼相似、感覺上卻清冷得多的青年男子和已經百無聊賴地轉了15分鐘茶杯的宗三,他簡直想要打現場求助電話。


“那個,請問……”

“長谷部君。”

“有!”


不知爲甚麼好像上課溜號卻被點到名的學生。坐在他側面的宗三用茶杯掩著嘴偷笑。


(——奇怪,這種莫名其妙的惹不起感,究竟是……)


名為江雪的一家之長倒是極為淡然,甚至客氣地將桌上的羊羹向他這邊推了些許。


“兄長,這個人不大會講話,有甚麼想問的話,就由我來……”


在客人面前表現得親善又懂事的左文字家次男笑眯眯的,突然就被強行歸入了不會做人的傢伙的長谷部被噎了一噎,現下卻也只好忍氣吞聲。


“是嗎?無礙。那麼……”


江雪放下了茶杯。


“長谷部君,是哪個組的?”

“呃、………………他,他不是混那邊的……”

“喔。那有在嗑藥嗎?”

“…………並、並沒有,工作上不允許吧,我想。”

“那,有參政嗎?”

“…………也並沒有……目前。”

“是嗎,那就沒甚麼問題了。”



——……呃。



蟬聲陣陣,廊下的風鈴發出可愛的輕響。


一陣令人安心(?)的死寂中,剛剛似乎是得到了某種莫名其妙的認可的訪客,企圖緩和氣氛般地乾笑著指了指自己身著的、胸口赫然印著一頭正口噴烈火毀滅都市的哥斯拉的T恤。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走得太匆忙了,甚麼也沒帶……非常感謝借給我衣服。”

“不用客氣。”

“真看不出來令弟還挺有童趣的……”


一邊說話、一邊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某人身上的哆啦美的長谷部,並沒有注意到對方使勁眨眼、企圖阻止他說下去的焦急神色。


“喔,這幾件不是宗三的。”

“咦?………………啊。”



——不、會、吧。




//TBC.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