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刀劍亂舞】[主/清光]這裡甚麼都沒有。

主剛到本丸的時候,那裡就只有一把刀。因為之前一點點越權操作導致的瀆職事故,他被上頭打發到這裡來;沒有崗前培訓,沒有工作期限,沒有安全警示,任務指示就只有一張寫著“祝你好運”的便條。那天他從昏昏沉沉的精神傳送裡醒過來,發現自己身處一棟風格古樸的房子,客氣地說,比家徒四壁好不了多少——他四處轉悠,終於在後院池塘邊發現了另一個活物。那少年身著勁裝、高挑瘦削,發現他的到來,似乎也嚇了一跳,轉過身來雙手扶上腰間的日本刀。


“……誰?”

“你老闆。”


他乾脆地表明身份。對方不掩驚訝之情,張開嘴瞪著他。

不知何年何月、何種機緣,晴煦的日光下,那孩子眉目纖細、打扮講究,下頜一側有顆教人難忘的痣。



基地大得過分。並不是說在2205的時空管理處就沒有像樣的大房子的意思,只是因為人口稀缺的緣故,讓這個木造宅子顯得愈發空曠。即便是習慣了在各種奇怪的地方工作的主,也漸漸有種受不了的感覺。他對清光道:“走,我們去撈個誰回來,不然要悶死了。”對方有點緊張地正坐著,應道:“行,但不能比我還可愛。”


——這把刀似乎特別在意自己的外表。可以說是到了苛刻的程度。

主百無聊賴地摸著自己的鬍茬。



沒多久,清光牽著個活潑嬌小的孩子回來了。那小傢伙蹦到他眼前開心地說道:“您就是主?咱叫今劍,是天狗喲!”

“好好好。”他摸摸短刀的頭,心想:天狗會不會打麻將?這關係到目前的形勢是三缺一還是二缺二。一旁的清光見狀,語氣一下變酸了:“主怎麼不摸我的頭?難道我不可愛?”


被瞪得發毛的主急忙去給新人找被褥。那時候,因為人少,只收拾了一間臥房已經綽綽有餘。頭天晚上清光扭扭捏捏地抱怨了半晚上,怎麼可以和剛認識的人一起睡,主是不是想趁機搞不正當職場關係,云云,他聽到一半就睡著了。而這天晚上他們終於睡成一個溫馨的川字。

——再努力一把,就能睡成畢業旅行式的大通鋪了,呼……無視清光對睡位的碎碎念,主樂滋滋地盤算著毫無意義的雞毛小事,很快就睡著了。



以此為開端,本丸漸漸熱鬧起來。特別是在發現後院柴房旁邊不起眼的小屋裡頭還有個常年閒置都快長出蘑菇的煅刀池之後,在『就賭一把!最後一把!人頭保證!食言是狗!汪汪汪!』的哀求聲中,主勃發的賭性一發不可收拾地幾乎燒空了資材庫。


“想治愈疾病嗎?誒呀,原來不是參拜者……”

“清光,這是甚麼刀?”

“糟了主人,我們沒有馬!”



大和守來了以後,主高興地想,太好了,清光終於有別人可煩了。然而安定也是個怪孩子,老讓他覺得院子裡有貓。


想不通的是,清光始終只喜歡問他一個人:“我可愛嗎?”

他一開始還會佯裝認真地思慮一番,答道:“我所擁有的刀中,你是最可愛的。”到了後來,刀一多、事情也多,他乾脆頭也不抬地支吾幾聲,打發道:“可不可愛,你自己還不知道嗎?”

倒也是一種說辭。清光對此滿不滿意,主無從揣測。畢竟人是人,刀是刀,而且,人很忙。


不過,空下來的時候,他也會想,假如當初自己在委派會議上閉著眼睛瞎選的時候,點中了其他的刀……當然是不會對他們所管轄的時空有甚麼誇張的影響。畢竟其他人看起來也挺可靠的。就算是國廣……總會有打開心扉的辦法的,對吧?!再說,山姥切其實很乖的…不當值的時候也經常幫著做家務的說。比起每次排到田番就抱怨這兒土多呀那兒有蟲子呀的清光來說,簡直想給他貼小星星了。


但是,不管是清光也好,其他刀也好,對主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

始終如是。




“主!你怎麼老這樣不修邊幅啊?我來給你刮刮鬍子。”


準備卸任移交給下任審神者的那天,清光幫他收拾完東西,最後在他面前恭敬地坐下,手上嚯嚯地揮著一把剃刀,認真地說道。

他腦門微微冒汗,故作鎮定地道:


“呔!不必。男人用不著太講究。”

“您這話說得。”


付喪神頭一回被他逗笑了。



最討厭髒亂的外表、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在擔心自己不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加州清光,是初任審神者的第一把刀。


時空管理局檔案館的記錄裡,是這樣說的。




//.完.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