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50604 (壓切宗)// 恋の行方。



“怎麼是你?”


背後的傷口其實並沒有很嚴重。一路回來已經由痛轉麻,很快地就要感覺不到了。除去鐵銹和火溫,他們比人類耐得住得多,並且往往不必消耗同情也可以生存。


宗三在手入間的紙門邊站住不前,眼睫在清朗的日光下泛出一種透明的紅。看向他的眼睛裡有一半是從人類那裡學來的奇怪情意,讓他覺得非常麻煩。


“主上……遣我來幫你。”

“說瞎話。”


他果斷地下了結論。對方扶著門框的手緊了一下,很快地恢復神色,定定地看著他。


逆光中的細緻面容讓空氣有了些許旖旎。他不耐煩地移開目光。


“你覺得我受傷是爲了你?哈。”


他笑著,沒把後半句說出來。


於是那衣角飄然消失在門外。




那個時候,他流了不少血,但他很小心,只有一點點沾在對方櫻色的衣袍上。


不起眼的一小朵,而今早已乾涸。誰也不會注意,更不會有人記得。



這樣就好。他想。





//.完.


圖:燈野


嘘も方便。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