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50609 (藥宗)// 真夏の果実

儘管內裡大概仍是鐵和玉鋼,還是感覺得到溫度。更因著這不知緣由而幻化出來的肉身。


他從遠征回來,看見被暑熱給蒸倒在內室地榻上的打刀,感覺新鮮。


櫻色的髮汗濕成簇,軟軟地貼緊在骨白的皮膚上,像畫。


——該怎麼說,悅目?迷人?神魂顛倒?他其實不太明白。宗三應該懂。可惜宗三睡了。


他伸手想撩開黏在對方眼皮上的頭髮,快觸到的時候感覺不對,又把手套摘掉。


前廳廊下的瓷鈴給風晃得一直響。



(你討厭這樣嗎?)

(甚麼?)



他俯身靠近那雙纖薄的嘴唇。回憶著主將一度很中意的劇集裡的畫面,便是以冷靜自若獲得讚譽的寶刀藥研藤四郎,也不禁有些恍神……


——看起來像花瓣一樣,但,並沒有味道。


只是低低的、柔軟的溫熱。



然而,毫無疑問,是他失而複得的生命之中,獨一無二、最最風雅的物事。






//.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