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旧文)【青驱】[雪燐]孔 雀



大概三年半之前写的。

那时候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现在看看还满喜欢的,竟然。 

 

 

 











THE PEACOCK

 

 

 

 



 

 

又出現了。那東西。

 

 

 

在一片陳舊斑駁的建築背景裡,那個色彩斑斕、形態優美的——或許不該稱之為生物:燐嗅到了他所熟悉的、那種不屬於人間的氣味。

 

 

 

路過的人,好像誰也沒有注意到如此耀眼華美的存在。那個美麗卻奇怪的傢伙,在不對的時間、不對的地點,突如其來地,闖入了他們的領域。

 

 

 

而它非常地安靜,仿佛生來就不會發出鳴叫。拖著那長長的、于陽光底下熠熠生輝的尾羽,從容的步伐,高傲的姿態,常常地,朝他們生活的區域張望著,一副饒有興致又不打算訴說的模樣。

 

 

 

“是種介於魔物和神怪之間的生物,驅魔法陣對它起不了作用。一般不會危害人類,放著不管也沒事……或許過幾天就會走的。”

 

 

 

雪男推了推眼鏡,平靜地解釋道。

 

 

於是燐也就沒再去看它了。這樣平靜度過幾日。

 

 

 

 

 

 

 

 

異常悶熱的夜晚,燐給一陣劇烈的心悸給震醒。他所熟悉的,屬於異世界的氣息,充盈著整個房間。

 

 

妖魔亂舞,鬼怪橫行,擾人清夢。

 

想咆哮出來,卻發不出聲音。

 

 

別說聲音了,全身每一塊肌肉,每一根血管,乃至每一滴血液,都好像不是自己的。

 

 

 

 

 

“別那樣。”

 

 

 

(——雪男?)

 

 

努力拾起模糊的視野,看到弟弟冷峻的神情。在清亮的月光之下,冰寒到令人戰慄的氣勢。

 

 

 

(好可怕。)

 

 

 

雖然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但其實,在有的時候,燐會覺得自己懼怕著雪男。懼怕他的強大,他的正直,懼怕他那仿佛什麽也不能撼動的堅定的眼神,懼怕他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時候變成了一個強悍而冷淡的陌生人。

 

 

 

 

 

“我本沒打算獵殺你,但你變成這樣子,會讓我很不愉快。”

 

 

 

這樣神情冷峻的雪男,在對著誰說話?

——燐心裡困惑著,卻張不開自己的嘴巴,動不了自己的舌頭。

 

 

 

 

 

然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雪男的神情,忽然變得溫情而怪異。那是燐從未見過的奇異神態。

他看到,慢慢地,雪男的手撫上他的脖子……然後。

 

 

 

 

——分明是柔軟的感觸,竟熾熱得如同轟然炸裂的雷電,在被觸到的每一寸皮膚滾舐而過。

 

 

 

 

 

 

 

 

 

 

 

 

 

“哥哥,快醒醒。”

“…………嗯?”

“昨晚你被魔物附身了,還記得嗎?”

“——哈啊?!”

“不過我已經把它驅除了,你的身體沒事嗎?”

“……誒?好像哪裡有點……說不上來的難受……”

“大概是副作用吧,抱歉,對方有點難纏,我可能沒太掌握好力度……休息一下應該就沒事了。總之今天哥哥就先請假吧。”

“啊……好……”

 

 

 

 

而後,燐怎麼也回想不起當晚的情景。

 

只是有一件奇怪的事。

 

雪男走後,他發現,自己的床褥上,憑空出現了幾根豔麗的羽毛。那繁複細緻到簡直不像自然長成的紋樣,還有那華美斑斕卻並不浮躁的色彩,總是令他腦海中浮現出什麽熟悉的東西;那念頭靈光一閃之後又消失,最終也沒有形成任何確實的輪廓。

 

 

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費勁去想了。

 

 

倒是那隻曾經頻頻徘徊于他們寓所的孔雀,不知從何時起,也不再出現了。

 

 

 

 

 

 

 

.END.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