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我想起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我今年情人节没发文。来给你们补个讨厌鬼猴哥吧。


有句话,怎么说?十三四岁的孩子,狗都嫌。眼前的人明明早已不是那个熊孩子的年纪,却依旧日复一日地惹人愁。奇怪的是,在这个男人真的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反倒温顺可人多了,至少没有现在这么——嗯,让人冒火——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很惹人愁的八田美咲坐在墙根,想道。


他嘴里受了伤,被指甲盖刮过上颚的时候一阵一阵地刺痛,却最终没有下口咬。那样显得太没出息,也趁了对方的意。他才不想要伏见开心。至少当时现下,不想。


伏见笑了笑,一双眼睛像两团鬼火一样,幽幽地烧。他从湿濡的口腔里抽回手指,毫不介意地往制服上抹了抹。八田被盯得烦了,脸歪向一边,抿了抿嘴。伏见就着蹲下的姿势俯身凑到他耳边,低低地,慢慢地说:


“不错啊,一对八,还都是异能者。”


没什么力气也懒得搭理他的八田用鼻子哼唧了一声,姑且算是收下了一份盛赞。脸颊边又热又痒,他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伏见的味道于他而言太过熟悉,像用惯的牙膏那样,忘也忘不掉。热血烧过之后嘴唇干得难受。他舔了舔破皮的嘴角,粉红的舌尖在夜色掩映下像一片软软淡淡的花。伏见看着,看着,没说话,脚尖却隔着皮靴蹭到他膝弯下面,微微向外撩开。


八田转转眼珠,投去鄙夷的一瞥。


“给老子滚。”




——小型犬就是小型犬,都疼得站不起来了,还这么凶。



在把他用劲儿整哭之前,伏见甜蜜地想。





//我终于雇到人给我写肉了你们信吗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