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詩130319(猿美) // Mr. & Mrs.

 @灯野 @碗仔得了美咲病

 ※※※※※※※※※※※※※※※※※※※※※※※※※※※※※※※※※※※※※※※※※※※※※※※※※※※※※※※※※※※※※※※※※※※※※※※※※※※※※※※※※※※※※※※※※※※※※※※※※※※※※※※※※※※※※※※※※※※※※※※※※※※※※※※※※※※※※※※※





(像八田misaki這樣的人,到底可愛在哪裡)



門從外面被打開的時候,他正在睡覺。這天伏見穿得有點好笑。長西裝下面是緊身西褲和著膝馬靴,側面裝飾著圖案繁複的金色徽記,白襯衫束在嵌著銀絲線的深灰馬夾裡,拆開的領結掛在衣領下面,不情不願、疲憊不已的樣子。婚禮。又是婚禮。年長的部下們。上司的致辭又長又煩。兌酒的果汁。來賓的香水味。還有花。很多的花。新娘的臉看不清。戒指滾到了地上。諸如此類blablabla……伏見一邊脫掉外衣和鞋子一邊說了很多的話。他太睏,意識模糊,耳朵裡漏進隻言片語。重量壓上床鋪另一邊。他知道對方想做什麽。各種原因。出於不快,出於倦怠,出於對職場生活的不耐,出於身處人群之中莫名其妙的孤單幻覺。他任由對方撫摸著,並不推開。那涼涼的嘴唇親昵地拂過他的眼皮。和伏見不同的是,他是個很快就會對這檔事失去興致的人。於是他忽然地跳起來,挾著被子像隻小熊重重地撲到對方身上,把那煩人傢伙壓得痛叫一聲:好不容易硬起來的!——切,你個陽痿。他什麽也沒穿,跨在男人最要緊的地方,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瞪著對方。伏見由此感到一陣劇烈的甜蜜,六個小時的無薪應酬帶來的不愉快瞬時煙消雲散。

電視裡正在重播八點檔。男主角把新娘抱進空蕩蕩的房間:這裡還什麽都沒有,但是……這就是我們的新房,我愛你。極端超現實主義的劇情。伏見忍著笑學舌道:我愛你。八田眨了眨眼睛並不答話,只是用雙手拉起被子,俯身把總以為自己好孤獨好孤獨的傢伙一起裹進了溫暖的夢潮之中。





//.end.







 



O-YA-SU-MI。





评论(12)
热度(49)

© 無憂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