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柯南】[K柯<-平]鏡子裡的薔薇 ROSE MIRROR ROSE




K柯<-平
帶一點點M8的捏他。













『記不得以前也被誰數落過,對認定的事情總是一意孤行,連命都可以不要——開玩笑的。我喜歡我的生命。』


『它讓我遇到了一個特別的人。』






鏡子里的薔薇

ROSES  MIRROR  ROSE





彈殼觸地的聲音就好像音樂劇的最後一幕裡,女演員拔尖的嗓音,預示著和帷幕一起落下的悲壯結局;機車鑰匙跟著頭盔一起飛了出去,剛剛看清楚的嫌犯長相下一秒就被淌下的血水淹沒。


在這樣的時刻他就會想:如果是『工藤』的話,又會怎麼做?


在思考出一個合理的推論之前,子彈就該撞進了肚子,碎成數塊,把這凡人的肉身從內部碾碎拆卸、開閘放血。


倒下之前看到天光從破舊屋頂的裂口傾瀉下來。


臨末的幻象中那呼喚自己的聲音就像天國的號角……並且如同往常一樣,只有姓氏。他終於得到了答案。








就像騙術大對決那樣又狗血又老套,還兼帶一點點感人肺腑。


正如那些曲調惡俗的歌,卻有著不合時宜的動人詞句。


“哈……這樣是犯規喲大偵探。”

“穿著西裝就扮女聲的男人沒資格說這話。”


以毫不留情的反駁把對方的戲謔反擊回去的時候,卻抬頭蹭了蹭身後緊抱著自己的狡猾傢伙西裝革履的胸口。就好像被放在大腿上、撫摸身體直至感覺舒適的貓,無意中對施以疼愛的奴隸表達了些微的滿意之情。


如果忽略將雙方連結起來的金屬物件的話。



(——其實你摔下去之前腳下一滑的部份演得很假哦。)



把小孩子的纖細手腕從手銬裡輕易抽出來,忽略無濟於事的反抗、只是把吻輕輕落在唇角以作告別、順便將尺寸誇張的寶石偷偷塞進偵探的衣袋。


人造的星光閃爍在輝煌都會的每個角落,從天臺停機坪望下去的時候尤其有這種感覺:會被那些燈光污染給吞沒。


但是展開羽翼的他就像一隻無畏的白鴿……趴在欄杆上、有些不滿地望著以炫耀般的姿態消失在夜空邊緣的囂張盜賊的江戶川氏這樣想著。







“平次你這種不珍惜自己的傢伙還是快點送命好了!”


被帶著哭腔的聲音吼完之後又被甩了一臉花瓣(原本好像是探望病人用的花束),他呆然地看著青梅竹馬的少女氣衝衝地跑了出去。


在觀察期結束后終於被返還的手機裡還有殘留的電量,一整排未接電話中卻唯獨沒有那一個名字。

“看來他最近沒什麼事要你跑腿呢。”


帶來另一束花的白馬還是一臉自認為聰明優雅並且夾雜著『我已經看穿一切了』的訊息、其實卻非常欠揍的神情。


“你不告訴他嗎?差一點就再也見不到了喲。”


附帶聽起來應該是在知情知底地關切著的語氣。


“……要你管。”



按下清除鍵,消去所有的未接號碼。

他只是什麽也不願去想。





-END-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