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無名詩190104 (压切药宗)// おみやげ

  • へし->宗<-薬的织田组铁三角

  • 在维持现状和终要有人打破平衡之间岌岌可危的三个人

※※※※※※※※※※※※※※※※※※※※※※※※※※※※※※※※※※※※※※※



他倒是也听说过这种事,从人类创造的那些奇异演剧里——关于竞争心,讨好或是人情。也有种说法不太好听,叫做三角关系;但他想那应该是不可能的,由玉钢、铁和火之中诞生的东西,还不至于这么地自找麻烦。他也不晓得药研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之间是不是真如旁人所说那样有着什么说法,只是在看到那条崭新发绳时,心里头无端端地发闷;倾国之刃已经足够漂亮,那条细长发亮的织物装饰在那樱色的头发上,更令他觉得美丽到刺眼。

他很快地领悟到,划过胸口的刺痛不源自那物件本身,而在于他目睹远征回来的药研藤四郎亲手将那条珊瑚红的发绳为宗三绑上:

 

「看来没有选错,果然很衬你啊。」

「谢谢……」

 

他不发一言地路过,三个人擦肩错行,仿佛置身不同时空。

 

 

 

在俗世生活久了,人类的繁文缛节,他也不是不懂。这次的远征算是长途跋涉,归来时,除了主上,他给还算相熟的家伙们都带了礼物,一时间传为本丸佳话。

只是他还做不到像药研藤四郎那样毫不忌讳别人的目光。或许这就是他们的不同之处。在终于能安静独处时,他捉着宗三的手腕,将那串南蛮商人千里迢迢从海外带回来的珊瑚珠串一圈一圈地绕上去,仿佛觉得不满意,拆下来又重新绕了好几次:

 

「啊啊,很衬你。」

 

——说到底他不习惯做这种事,也没法像那些天生亲切、与谁都混得熟的家伙们,轻松自如地讲出『这是给你的礼物』这样裹挟着亲昵意味的言语。唉!真是太复杂、也太别扭了。

 

「是给我的吗?好难得……」

 

幸而宗三没有对他不自然的模样多加注意。他径自端详着那串精美的饰物,诚恳说道:

 

「谢谢。」

 

——这样就好。

他松了口气。

内心的钝痛好像开春时的雪水那样化开。

 

 

 

 

//.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