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K】[猿美]火星生活

二期后日谈。关于猿美两个人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不一样的人生,还有伏见承诺过会给一个解释的事情……

几乎全程在漂流欲室里摄制(?

※※※※※※※※※※※※※※※※※※※※※※※※※※※※※※※※※※※※※※※※※※※※※※※※※※※※※※※※※※※※※※※※※※※※※※※※※※※※※※

 


“你很冷吗?”

伏见忽然问。美咲愣了一下。他比以往穿得都多,但没想到伏见会注意。

“你不冷吗?”

美咲用问反问。伏见有些莫名地看着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把捉起对方的手裹在手心里:

——怎么这么冰?

他没办法问,因为答案早已了然于胸。

美咲抽回手匆匆与他道别,没有和他约下一次见面的日子。

 

这年的冬天漫长到仿佛异象,早安新闻连篇累牍地抱怨着成日的阴冷苦寒。伏见下班以后路过上周两个人一起小酌过的酒吧,坐进去点了一杯。深思熟虑之后,他拨通了美咲的电话。这还是几年来头一回。

“我正在找房子,找到以后就申请外宿。你也差不多该搬家了吧?”

电波的另一头被他那种超然自信的理所当然给逗笑了: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想再和你一起住啊。」

“只是问问而已。”

「我才不要呢。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住了。」

隐藏起被小刀轻轻滑过胸口的刺痛,伏见追问道:

“今天还有空吗?”

「什么?」

“有吗?”

 

尽管彼此都心照不宣地认为总有一天两个人之间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美咲并不很情愿,仿佛心里还有许多无法逾越的顾忌,但最终还是顺遂了伏见。伏见一边像是要数清他的每一根骨骼那样仔仔细细地抚摸亲吻着他,一边却又充满了凶暴的渴求和不安的戾气,完全说不上是一个温柔的人。热潮渐退之时,透过皮肤,美咲感觉到对方身上那阵熟悉却又遥远的微热,忽然难过不已地把脸埋进被褥里。

“很冷吗?”

伏见用拇指一节一节刮过他光裸的背脊,使得他发出轻微的呜咽声。

“还是说,在害怕?”

伏见回想起两个人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在街头偶遇那红色的野兽时,身为普通人,在面对强大的超自然力量时所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那种恐惧——明明连牙根都紧张得在发颤了,却像是虚张声势的小狗一样。

“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指的是性。

“是因为想欺负我吗?”

“美咲。”

伏见的声音冷静又真挚,一下一下,击打着他:

“我的力量也会消失的,只是时间问题。氏族之间,个体之间,有着很多差异,但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我们会变成普通人。”

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要不要补上这一句:

“……我们会变得和以前一样。”

美咲把脸从被子里拔出来,转过头来盯了他很久:

“你在说什么傻话。”

在他诧异的注视中,美咲生气地推了他的肩膀一把。

“怎么可能还跟以前一样?你都和我做过这种事了,我们再也当不成朋友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恼怒不已的美咲的目光落在他的锁骨边上。那个属于【HOMRA】的标记,原本就不是靠外力描绘上去的刺青,而是作为氏族力量的一种具现化,在力量消失的如今,他自身一模一样位置的标记已经消失无踪。忽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失落和疲惫,美咲有些万念俱灰地沉默下来,双眼死死瞪着伏见那个被灼伤的印记。伏见被盯得全身沸热,一把抱住他;不管怎么挣扎都没法挣脱的美咲再次被他们不再是势均力敌的事实给刺痛,终于不再反抗了,只在疼到无法忍受的时候轻微地示弱,然后马上得到了抚慰。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

美咲伸出手撩了撩窗帘。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两个人从见面起就只重复着一件事情,就好像在这个狭小封闭的房间里,一切都不再流动,时间、光线和世界的喧闹全都被隔绝在外,一切都一如往昔。

“想过。”

察觉到美咲的犹豫,伏见干脆替他把话说完:

“我想过了一千次一万次,如果没有遇到他们的话,我们会变成怎样……”

美咲再度哽咽了。他有些心痛,却又没法用语言传达给对方,只好从被窝里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但是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懂吗?美咲。无论是一直像普通人那样平庸无趣地活下去,还是顺应石板把这个没劲透了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他停顿一下,竟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头,眼神游移着看向别处:

“……我其实都无所谓的,只要还是和美咲一起的话。”

美咲没有说话。伏见有些不敢直面他的表情,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是真心话;正因为是发自内心的想法,比起习惯性地隐藏自己的心境,更令他焦灼不安。就在他无所适从的时候,美咲用一种手心贴着手心的方式握住了他的手。

就在他们刚刚从赤之王那里得到“火焰”的时候,也曾经像这样,互相感受彼此之间力量的流动。那个时候他们又天真又亲密,完全没有想过太多关于未来的事情。

而那个身为少年的他们所没有考虑过的未来,正近在眼前。

“这就是你说的能让笨蛋也听明白的解释?”

伏见从那话语中听出了温暖的笑意。他松了一口气,也回握住对方。

“是啊,很努力地考虑过了。”

“笨蛋,你的努力根本没用嘛。”

“可不想被笨蛋这么说。”

美咲没有否定笨蛋的部分。他把身体缩进被窝里蜷成一团,努力抵御着很多年都没有真切感受过的、属于普通人世界的那种寒冷。

“那这个呢?也是你考虑的结果?”

想开以后的人意外地大胆。他在被子下面伸脚踹了一下伏见,没击中关键部位,但也吓了对方一跳,颇有怨言地“喂”了一声。

“这个么……我只是觉得我们早就可以这么做了,为什么不试试?做不做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美咲抬起脸来,投送给他一个万分鄙夷的眼神:

“怎么没有,从今天起你就是homo了噢。”

“谁叫你是男人呢,不能怪我了。”

“嗯???是我的错?”

 

 

在这天的最后,他们像以前一样一起洗了澡,也做了很晚的晚饭来一起吃,甚至合作通关了那时候因为突然的分离而被搁置了很多年的游戏,明明累得要命却还是怎么也睡不着,只好躺在一起发呆。

 

“你说你的力量什么时候会消失?”

已经说服了自己因而甚至开始习惯了凡人之躯的美咲好奇地思索着。

“不知道。王的力量是最先消失的,至于其他的人,即便是在同一氏族里,先后也有很大区别。也许是明年,也许是下个月,也可能下周,或者是明天,甚至……”

 

美咲忽然紧紧抓住他的手。即便没有了异能,他依然如此温暖,让伏见安心地与他手指交叠在一起。他扭过头来,两个人在露出曙光的全新世界里注视着彼此:

 

“就是现在。”

 

 

//.end.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