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K】無名詩180922(猿美)//A Sword under Your Kitchen Floor

12岁的时候,美咲遭遇了所谓的情窦初开。那时两个人都小心翼翼,还需要避开周围的目光,好在双方都还很年轻,没有坏心地,非常纯真地依赖着彼此。对方也是男孩子,家世显赫但非常怕生,不如说是厌恶着世间的人来人往,却唯独对他死心塌地毫无保留,让彼时身处再组家庭又受到校园欺凌的美咲得到许多温暖和慰藉。他们有时结伴逃课到热闹街市的人潮中无忧无虑地游玩,有时躲进人迹罕至的体育器材室里,一束小小的太阳光穿过狭小的窗户投射下来,两个人在陈旧的软垫上紧紧相拥像两只相依为命的小猫,呼吸着灰尘和对方肩窝里潮热的汗味,一起做着世界毁灭只剩彼此的幼稚幻梦,难以言喻有多么天真快乐。

『如果你是女人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有孩子了哦。』

对那时的他们而言,所谓的「成为大人」其实也不过是另一个游戏,是人生游乐园里一个新鲜的挑战。而对方有时又不像是在开玩笑,在餍足和喘息之中,摸着他尚且柔软的小腹如此说道。美咲半懂不懂,生气又害羞地捶了对方一记。

『美咲。』

那人呼唤他时,总有种特别的语调。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特别的力量,把我们带离这个无聊的世界……』

——会怎样呢?美咲不记得他后面的话了。说到底,那也只是一段年少往事。

 

 

美咲19岁时候的情人是个有点奇怪但头脑了得的人,不夸张地说,正是世间所谓天才的存在。

——是男的。

这没什么。其实他早早发现自己的性向但并没有纠结太久,只是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中学毕业就开始独自生活。那一年除夕他在打工的居酒屋忙得团团转,一个不小心把手里的托盘翻到客人身上,但对方没有大发雷霆甚至还很客气地为他解围,令年纪轻轻尝过人间冷暖的美咲感动不已。那时两个人挤在狭小的洗手间里,美咲仔细地用毛巾蘸了水给对方擦拭衣服上沾染的汤汁;他低着头感觉到被炽热的目光注视,害羞地往后退了一步。

『谢谢。』

那人讲话的声音冷冷的却有些淡漠的迷人,正是美咲喜欢的类型。糟糕了。

『部门忘年会真的太无聊了,我正想找个借口溜掉呢。你什么时候下班?』

已经连暗示都说不上,可以算是非常直白的邀约了。或许是被容资和气质所吸引,美咲糊里糊涂地应允了。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他想。这人和他中学时那个怎么也想不起面容的初恋对象有些相似,说不清楚到底哪里像,只是在那高挑的青年男子靠近时,有张模糊的脸在脑海里浮现。但美咲记忆中的少年有些畏惧社交且十分寡言,绝不会像这样在公共场合搭讪一个陌生人。而眼前这人正像一位久别重逢的旧友,给孤单生活的他带来奇妙的温暖亲切。

就这样,他把对方带回了家。一切理所当然地发生,像河水注入大海那样地容易和自然。美咲后知后觉地问起对方叫什么。应该是没听过的有些奇特的名字,但不知为何隐隐地像是在梦里回荡过。

——是谁呢?

 

 

美咲22岁的时候,是全美滑板大赛最引人瞩目的夺冠新星。他本身才华出众,又把全部精力投注进这一件事情,就连旁人艳羡的名利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自然取得更多耀眼成就。他并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在被八卦小报连篇累牍地报道私生活时也并没有受到过多困扰,甚至顺势承认有位关系特别的同居人。说来也怪,那大大小小的好事媒体也算神通广大,费尽心机却也挖不出这位先生一星半点的确切背景,仿佛他撕开这宇宙位面的一角凭空地出现在美咲身边,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美咲怕鬼,怕考试和英文。那年他只身一人远赴异国参加比赛,飞机落地他连机场标示牌也看不懂,正万念俱灰时这个人忽然地现身,无比及时地给予他安慰和帮助,他才得以在陌生的世界迈开第一步。很久以后,都不知已经在世巡赛里拿了几轮冠军的美咲的洋文依旧没什么长进,也是托了这位巨细无遗的男友的福。

无论是玩滑板还是生存于世,美咲基本都依赖直觉,选择伴侣当然也不例外。他其实一直没怎么搞清楚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晓得曾经是故国哪个部门的公务人员,但早已离职所以也从来不在谈话之中过多提及。彼时社会风气已经相当开放,两人在异国注册结婚时美咲才想起来问道:“是不是应该邀请你的父母啊?”新婚伴侣面无波澜地答道:“关系淡泊,没有必要。”美咲不作追究。他懂得什么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记忆中,曾经也有一个熟人,深深厌恶着父亲,和母亲也极尽疏远…………啊!那是谁呢?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但伏见不喜欢他多想别人的事,所以他马上就放弃了回忆。


——反正肯定也没什么要紧的。

 


 

//.end.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