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6)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太好了呢,伏见先生。”

“啊?”

 

正埋头翻阅文件的伏见抬起头。办公室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内阁会议通过民法修正案的报道。

 

“修改成年年龄为18岁,可以少等两年了呢伏见先生。啊,不过法定结婚年龄上调了两岁,这一点还是要注意哦。”

“且不论你想暗示什么,我要真被抓了的话不用再帮你改错字这一点倒算是松了口气。”

 

不想理会周围带着笑意的窃窃私语,把打满红圈的文件夹往对方脸上一摔,伏见拎起外套和车钥匙罕见地早退了。又到了花开漫天的季节,就和遇见八田的时候一样;前院里起死回生的樱花树很是争气地连开了三年,一年比一年更繁茂盛大。

“我看是底下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看多了漫画的八田评论道。

“是回光返照了吧……”伏见心里这样想却没说。

 

就算已经换掉了制服,倚着车门守在校门口的伏见也还是太显眼了,惹得一群春心萌动的少男少女们纷纷侧目。他与八田的戒烟协议并未达成一致,作为妥协他最近换了口味淡一点的烟,渐渐地倒也习惯了,就像习惯很多其他事情一样。但他并不觉得这是出于忍耐,不如说,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反而更轻松的生存方式。

从校门走出来的八田一眼就望见他,开心地跑了过来。熟年男子和初中毕业生,周围人来人往,不由得都多看了他们几眼,各色各样的目光像雨水围拢过来想要将两人淹没。

 

“毕业典礼怎么样?”

“无聊死啦。不过好歹结束了!”

“恭喜啊,在被开除之前顺利毕业了真不容易。”

“什么啊,我出勤日还是够的!”

“这是礼物。”

“咦?哇,礼物?是什么?”

外观很是时髦的运动手表,在摁下侧边按键时,表盘上出现了被呼叫的号码和立体投影。

“用这个的话我和你的任何联络都不会被监听,来自网络的监控也会受到拦截,不用担心泄露信息。”

“是你自己做的?太厉害了!”

“总之你就当是玩具用着吧。”

 

关于搬出来住到外面,八田对家里的说法是升学以后离学校更近——虽然不完全是借口但不能排除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伏见敷衍地反对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妥协了,一如既往。作为最后的良知,他在单身公寓的书房里另外架了张床。

两个人的生活开始了。部下抹着眼角目送最近忽然开始准点下班、甚至不惜把没做完的工作带回家去的上司,仿佛在目睹社会新闻板块里见不得人的头条的诞生。

“伏见先生,别被抓啊。”

伏见懒得理他们。八田自己剪掉了两边像兔耳一样垂着的鬓发,手法惨不忍睹,伏见不得不亲自动手修葺了好半天才弄出个好歹能出门的样子。虽然发育缓慢,八田终于还是过了那种性别模糊的年纪,已经是分明的男孩子了。那种属于未熟果实的酸涩的芬芳,正一天一天变更加甜美的、危险的香气。

 

“进哪个社团好?”

“能早回家的。”

“你那叫归宅社!”

 

高中入学的第一天晚上,八田躺在他腿上浏览着学校社团的招募页面。对团体活动感到全身心过敏的伏见并不想给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提议,但从初中起就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怎么融入过周围的八田好像兴致很高,倒让他有些意外。不久之后的一天八田带着磕碰出来的青肿伤口回来,伏见吓得以为他受到什么欺凌,然后看到他身后的滑板。

 

“……开心吗?”

“嗯!”

 

一句『那就好』哽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都快忘了,八田始终还是个开朗好相处的孩子。

 

他打开书房门轻轻地走进去,黑暗中熟睡的八田没有听见一点动静。送他离开的车只能在家门口停5分钟,他原本写好了留言的纸条,在下车前又撕掉了。原来人在这样的时候,千言万语也变得浅薄。

他实在想不到要嘱咐些什么。房子里的一切他甚至没有八田来得熟悉,有时连找个咖啡也要打电话问了才行。他也不是八田的监护人,说是朋友又太奇怪,如果要说还有什么在此之上的关系……如果一定要用世俗的眼光来评判,也很难称作是情人,且他有仗着年长无耻引诱之嫌,无论如何衡量都不够对等的关系也让人感到沉重。

 

『这次是没法保证能活着回来的任务,伏见君有拒绝的自由。』

『说得好像以前那些就有生命保障似的,怎么忽然还客气起来了。』

『我是说真的哦,虽然是只有伏见君能完成的任务,但不代表你一定要接受。』

『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现在和以前不同了。』

『以前?』

『那种随时结束也不觉得可惜的样子。』

『…………是吗?』

『是哦。』

『……』

『其实人生也没那么糟糕,对吧?』

 

(——就有那么糟哦。)

 

俯身轻轻抚摸着八田的脸颊的伏见心里苦涩地想道。

无人知晓的黑暗之中,他第一次把这个吻落在那双嘴唇上。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就在得到什么之后却又面临着再度一无所有……比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要糟糕一千倍一万倍。)

 

而伏见甚至不知道要不要说一句再见。




//tbc.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