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蜜桃派 05

00

01

02

03

04(上)

04(下) 




在和大自己17岁半的户籍警相识的第三年,14岁半的纯真少年八田美咲在凌晨三点哭醒过来,抽着鼻子摇醒了身旁仅仅入眠不到两小时的人: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不上高中了好不好。”

在没戴眼镜的伏见眼里,眼前的八田在乌漆墨黑的背景里是模模糊糊的一个小影子。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团黑影毛茸茸乱蓬蓬的脑袋,半梦半醒地问:

“又怎么了?”

“我梦里都在补习,好累啊,结果拿到试卷,连题目都看不懂,你还对我说考不上高中的话就再也不理我了,我就哭醒了。”

黑暗中,伏见望着眼前黑乎乎小小的一团,沉默片刻后声音沙哑地回道:

“这话我倒真说过。”

他实在撑不住了,话音刚落倒头就睡,任凭一旁八田怎么失声痛骂他是禽兽魔鬼也不再搭理了。

伏见猿比古其人,早年辍学后一度投身于网络犯罪事业而后被官方(强行)招安,如今已是政府部门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里不经过十几个电话通报转接根本别想跟他说上话,换言之学业从来就没有对他的人生事业产生过一星半点的影响;如此视公共教育为粪土的一介法外狂徒却威逼利诱同样讨厌上学的八田必须乖乖就读高中,令对方大为不解。对此他的解释倒很简洁直白:

“把你塞进高中你就没工夫成天缠着我了。”

啃着笔帽的学渣一脸扎进被伏见写满批注的习题册里大喊不公。坐在暖桌对面的伏见在电脑上处理着耸人听闻的异能者罪案卷宗,一边抽空指导中三应考生的补习作业。他在三年里换了五个医生,好消息是精神状态有了显著的改善,相对的身体状况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地衰落下去,第五位医生在听闻他的工作量和生活作息之后推着眼镜问他:“我就直说了吧,您是不是只打算活到40岁?要不要来签个器官捐赠协议,为世界留下一点有益的纪念?”

伏见所在的部门职能特殊,近年来异能事件频发,公众眼皮底下发生的不过九牛一毛,暗地里要处理的麻烦根本不是新闻头版的耸动标题能简单概括的范畴。也不知这世界是怎么了,假如久违的末日将近,不知多年积攒的带薪假期还来不来得及用完?

 

(在那之前,能看到美咲长大吗?)

(假如自己比这个星球更早灰飞烟灭的话,谁来保护他呢?)

 

“猿比古,我昨天在网上看见市区里有人骑着匹长着翅膀的马在街上走诶,好厉害。”

“叫你好好复习你刷什么推特?…………话说那人大概是我上司。啧,真想装不认识,都叫他不要骑着权外者遛街了……”

“咦——!那,那匹马……”

“是动物形态的异能者,挺罕见的。”

“猿比古工作的地方好酷啊!”

“那翅膀只是摆设而已!百无一用的家伙,吃得还特多。啧,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最近办公室里都会飘进来马粪的味道,我都不敢开窗了……”

“你怎么都从来不跟我说你工作时候遇到那些好玩的事?”

“你觉得好玩吗……”

“超能力不是很酷吗!为所欲为!”

“还为所欲为……这么说吧,大部分异能者的能力都挺莫名其妙的,还有什么能让人跪下来喊殿下的神经病,这么无聊的超能力能拿来干嘛?送我都不要。”

“但是猿比古就很帅啊,虽然我只看过一次……”

“在一般民众面前使用异能的话事后要写报告的。……我的能力,说到底也只是办公道具而已,没你想的那么自由。”

“但是你能唰唰唰地拆墙!”

“别说得好像施工队似的!”

“我也想要超能力!要帅的!最好能哗啦啦放火的那种!”

“不许要!快把这题给我写完!”

 

伏见没有说你要学会自己活下去才行,老逃学被什么奇怪的帮派拐走的话人生就完蛋了——之类的官话。他不想让八田面前的自己听起来太像个大人,就在他逐渐得到了八田对他的依赖的时候。他也不想向现实这种无聊的东西屈服,尽管他已经在一条不寻常的叛逆之路上循规蹈矩了很多年仿佛自身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他甚至不想让时间走得太快……在他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不过是幻觉。而当八田出现以后,哪怕是小孩子长高了一点点都能令他感到真实的刺痛。

 

“等到你成年的时候我已经是个无趣的中年男子了。”假如没有因公殉职的话。

“哈?你刚才说话了吗?”

把隔音耳机摘下来的八田快要把脑门凑到他鼻尖下面。

“没有。”

伏见顺势轻轻地在他额头落下一吻,罔顾内心那个声音绝望地呼喊着:求求你,不要长大。

 


//.tbc.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