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詩140426(→八田) // 預謀




“餓嗎?”


趴在床沿這樣問過之後,他又好像想起甚麼事情似的眨了眨眼睛、最後垂下了眼瞼(幾乎瞬間治好了我的起床抑鬱癥)。我一想起他以為我只是想來他家玩的時候,毫無防備地展開笑臉的樣子,還有那熱烈的手心裡甜美的香氣,和嘴唇的櫻桃色,真的就開始湧出些奇妙的食慾。


“我8點要去打工,早餐的話……”


(——甚麼呢?只要是你端上桌的……但我已經不在聽了,滿心滿眼都是年輕的肢體伸臂向上、脫去那件寬大T恤的動作,慢鏡頭一幀一幀在眼前滑過,連空氣裡的灰塵都像星星那樣閃著光,暖橙色的頭髮還沒有整理,蓬亂亂的柔軟極了,我看著他……就猶如看著一隻健康的小鳥在晨光裡舒展翅膀。)



『那個,房間很小……』

『沒關係』



這裡甚麼都沒有。這裡甚麼都有。


所以,一切都沒關係。





//.END.



你戴著甚麼眼鏡看他,他就是甚麼顏色。如果你愛他,他就會是你戀愛的滋味。







评论(2)
热度(67)

© 無憂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