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國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刀劍亂舞】[壓切宗]彼岸之火

那日,本丸裡來了把不屬於這裡的刀。


先行部隊撿到他時,原本應該經由審神者的召喚才得以顯形的付喪神,不但已經擁有了完整的肉身,並且很顯然已經具備了相當可觀的練度。


既沒有先例,也沒有別的選擇,他們不得不將他帶了回來。據說,在硝煙散盡的戰場上被發現時,那刀還有些驚惶,然而等到他們將他帶回這裡,他臉上無疑只剩下了茫然和淡漠。


“——你是……”


主人凝視著那纖細的面容,遲疑地呢喃著一個名字。


說是不認識,也不太確切。


可以肯定的是,...

ある日の刀と僕(3)

說來唐突。我喜歡上一個人類。


他是我的主人。也是很多其他刀靈的主人。儘管只是其中之一,並不妨礙我認為自己對他來說多少有些特別——畢竟我是在此侍奉他的第一把刀。


主人年紀輕輕卻能力過人。不但對被召喚至此的每一把刀的來龍去脈都瞭若指掌,這偌大本丸內的出陣後勤、出兵演練、晝起夜伏、大小事宜,他都能安排得巨細無遺、井井有條。無論是多麼繁複的事務,都好像被預先仔細籌劃過,最後總能分毫不差地執行;我佩服他的才學和聰敏,他卻往往淡淡回以一笑,並不誇耀。我想,他不正是世間所謂謙遜之人嗎。


對於初次以肉體凡身行走人世的我們,他可以說是善待有加,不要說是日常起居或者田間勞作,就連用筷子這種小...

【刀劍亂舞】[俱利燭]學 舌

總是聽同一個人說個不停的話,難免會厭煩,對吧。


“謝謝。”


不愛說話的孩子沒有像往常那樣頭也不回地走開,而是滯在那裡,靜靜看著他,倒讓他有些莫名。


“怎麼了?”


他只好停下手裡的事抬頭去看。對方沒甚麼表情,只是望著他的眼神閃爍,好像對他有一千句話要說,卻忽然忘記了五十音。


“……”

“怎麼了,俱利ちゃん?”

“……”

“……啊……那是因為,你幫我拿來了我需要的東西,所以在感謝你的意思。”

“……”

“也是誇獎大俱利伽羅是個好孩子的意思。”

“……”

“……有點難理解嗎?也對……人類的禮儀很複雜呢。不用勉強,需要的時候照做就行了哦。”

“……...

(現paro)【刀劍亂舞】[壓切宗]人生靚友

我上學時候沒有主修過美術,但總記得隔壁課愛好藝術和解剖的歌仙前輩說過的話:美麗的人,就讓他們活在畫裡。我覺得這話很妙。雖然並不完全理解,但並不妨礙我覺得它很有道理。


不管怎麼樣,審訊桌另一頭的這位仁兄顯然是沒領教過如此感性的箴言。盯著桌上排得滿滿、幾乎快要擺不下的一大堆證物照片——不得不承認這傢伙在攝影方面還挺有造詣的,雖然是無證營業——嫌疑人一言不發。


“被人家的經紀人逮個正著啊……竟然混在攝像團隊裡,不是第一次了吧。你有律師嗎?”


他低下頭,似乎又不打算說話了。我其實是可以理解他的沉默以對,畢竟不是每個人在自己的癖好被公之於眾的時候都能坦然處之的。說實在的,比起內衣小偷、...

吊車尾本丸翻身記

本丸來了個新主人。


是大清早的事。一般來說,我們是不會起這麼早的。主人自稱“幾點起床幾點才是一天的開始”主義者,雖然不太明白確切的含義,但我們認為那應該是某種不必深究、只要遵從內心的做法,以至於時計這種東西在我們本丸基本上沒有太大意義。


直覺而言,新主人大概就是那種所謂“雖然不太熟悉但一看就知道很厲害”的人物。他的年紀略長,氣度非凡,隨身帶著俊俏伶俐的人形式神,誰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進來的——就像我也不知道原先的主人每次都是從哪個門踏進來的一樣,對於反正也不能自由離開這裡的付喪神來說,不是甚麼值得深究的大問題。


“那個、請問……”

“你們的審神者回現世做述職報告去了,我是臨時...

ある日の刀と僕 (2)

雖然有點唐突、不過,


——你怕我嗎?


ある日の刀と僕 


曾幾何時,於我共度良宵的孩子蜷在我懷裡,一臉認真地問:你殺過人嗎?


我看著他撲閃的眼睫,用一種盡可能讓他覺得只是戲言的聲音答道:啊啊,殺過哦。


當他不死心地追問我殺過幾人時,我伸手捏住他那細細的脖頸,注視著他眼中升騰而起的驚惶,一邊微笑著慢慢用力,說道:很多。


所謂「審神者」的工作,本質上跟我的老本行差不多,只不過對手不是人類——大部份的時候,...



想起你也走过来的路,
不能碰的脆弱美丽的眼睛、
不知道爱,
也不知道怎么爱,
害怕我们。
抱紧我的背,
感受到你疼痛的强烈的心跳。
请侧耳倾听,
请面对我们,
听我们灵魂的悲鸣。

因为你不肯面向我们,
我的心很难受。
请给我引路、请呵斥我们,
到没有孤独、温暖的地方去,
把想起的孤独还给不能哭泣的我们。




感覺在看某種AU的安清


“接吻的時候應該閉上眼睛噢”

“說啥呢!要有敵襲的話可咋辦啊!”

“…………”


嗯。


ある日の刀と僕 (1)

嘛,反正我在局裡是吊車尾,所以自己的本丸悠閒一點也沒事吧。有的時候呢,由於已經養育成熟的刀出陣和遠征都不需要我的遠程援護,也會有因為沒有事做而宅在本丸裡自娛自樂、打發時間的情況。因為戰績太過普通、也不是甚麼重點保育對象,沒辦法申請到和現世的網絡相連的許可,我往往會選些只需要單機就能玩很久的遊戲。有一次,我的代理近侍刀饒有興趣地盯著我在玩的某個即時戰略game看了很久;他禮貌地指著屏幕中的TC建築問道:主,這也是您的本丸吧?我驚訝於他的觀察力,解釋說這叫做城鎮中心,是陣營的核心部份,作用是產出村民和研究升級項目以演進到新的時代。他認真地點點頭,而後問道:“甚麼是“產出”村民?”我愣了一下,他繼續...

【刀劍亂舞】[三日石]俗世之詩

審神者的同行之間,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出於各種考量,要儘量避免現代科技產品對時空夾縫的介入。他們主將的能力上乘,性格還好,就是有點粗心大意,本丸不時四散著他從現世夾帶過來的種種物件。只是些普通書冊玩具倒也算了,有時不慎落了個功能豐富的電子產品,往往讓本丸鬧騰個好幾天。


“然後呢,那位女子因為家族中人不斷阻撓他們的婚事,便與心愛的青年私奔出逃……”

“哇……”


短刀部隊似懂非懂地發出了整齊的感歎聲。


“請不要傳授這種沒有用的知識啊,宗近。”


似乎剛結束了工作的石切自回廊的另一邊...

【813】【K】[禮尊]可愛い人生(A little love song for you)

HAPPY BIRTHDAY, SUOH.HAPPY BIRTHDAY, MIKOTO.

※※※※※※※※※※※※


說是與流行絕緣,也太過分了點。


突如其來,他在工作時間旁若無人地哼起了歌。新來的工讀生端著一沓紙質報告書,硬生生被釘在了辦公桌對面;伏見誇張地連咳好幾聲,他回過神來,簽字筆的筆尖在紙上暈開一團深藍墨漬。


整個第四室,誰也不認得那首歌。


年紀很輕的部下介紹給他一個能僅憑曲調辨別歌曲的軟件。他對著終端把那調子哼了三十遍,始終找不到匹配對象。部下小心翼翼地提示他或許...

刀男五十題

  1. 無鞘

  2. 血火

  3. 形骸

  4. 長生

  5. 鐵骨

  6. 神子

  7. 苦海

  8. 異鄉

  9. 忘川

  10. 穢言

  11. 戀文

  12. 死物

  13. 邪念

  14. 學舌

  15. 情殺

  16. 枯骨

  17. 潮騷

  18. 魔物

  19. 刃上花

  20. 無花果

  21. 舊相識

  22. 月下香

  23. 砂之舟

  24. 現代科技

  25. 逸聞野史

  26. 美則美矣

  27. 金剛不壞

  28. 與爾苟活

  29. 皮肉之事

  30. 俗世之詩

  31. 口腹之慾

  32. 鐵屑之夢

  33. 彼岸之火

  34. 百年戲言

  35. 替代品×N

  36. 與無人有約

  37. 神的所有物

  38. 現世一日遊

  39. 無銘刀物語

  40. 美工刀之戀

  41. 時代劇鑒賞會

  42. 磨滅不盡的你

  43. 區區玉鋼、罷了

  44. 冷卻水夏日特飲

  45. 電視劇插播廣告...

自己抽的签

http://cn.shindanmaker.com/383328


藥宗

①既視感②裝傻的福利③可愛之處


壓切宗

①早上好②不要説這是最後③裝蒜到底


俱利燭

①寵物②漸漸模糊的視野③理智崩潰的聲音


【刀劍亂舞】[安清]時代劇:形 骸

要怎麼樣活下去才最好。

在拉著你的手逃走的時候,難道不是已經有了答案。


在清光脖子上靠近生死血脈的地方,有一處傷癒之後依舊極其猙獰的刀痕,只不過那個愛漂亮的傢伙平常都用圍巾布條之類的東西掩蓋裝飾著,輕易看不出來。從骯髒的街巷裡把他們撿回家的人的仇家找上門來,那一刀對著不過十來歲的小孩子砍下去,年紀還很輕的養父橫身擋下大半,不回頭地對著他們說:走。


血立即從那人的肩頭和清光的脖子上湧出來——那是他的人生裡看過最鮮豔、最猩紅、最熾熱如火的東西。


等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拉著清光順著書櫥後面的暗道鉆到了外面,不遠的地方,滔天的火正在吞噬一切。手心裡濕濕的,不知道是眼...

【刀劍亂舞】[俱利燭]時代劇:式 神

人們都說,歸根結底,是他也身為野獸的緣故。


——或許真的是這樣。


但,那又如何?


自離開鐮倉以來,周遭不可避免地流言四起,甚至傳說他勾結異族、企圖顛權,在那座僕人眷屬都屈指可數的寬敞宅院內,飼養著會在夜裡生吞人肉的怪物。


“哈哈、要這麼說,大致也沒錯。”


那些面孔隔著竹簾,向他恭恭敬敬地行伏禮,多半也有不想被他瞧見臉上那些為難懼怯的意思。


“這、光忠大人!要謹言啊……這話傳了出去,對您的名聲……”

“噢,不是對我,而是對本家的名聲吧?”

“…………您心裡還...

【刀劍亂舞】[三日石] 時代劇:果 實

這年大學放秋假的時候,他照常聽依家裡的囑咐,不多逗留地登上了歸鄉的火車;並不是說留在學校就真的無事可做,也不是說家裡少了他就真的多少冷清,只是大人那麼說,他也就甚麼都不抗議地回家來。


順應總比改變容易。他秉持著這想法,放走逆流而上的念頭。


已經算是不披件衣服就會感到骨涼的時節,落葉在門前的臺階上疊起半厚的一層。去車站接他的僕人提著行李先一步走進去招呼人出來幫他接風,他回頭看了眼停在門口不認識的車,樣子時髦,似乎也不是家裡新買的。


果然是有了客人。


等他換了衣服進到前廳,與父親對面對坐著的人轉過頭來,向他...

【刀劍亂舞】[藥宗] 時代劇:刺 客

AU

午夜時代劇1號


※※※※※※※※※※※


“你,快走罷!”


他牽著那少年人一路穿過了後廊,沿著到了晚上便沒人走的庭院小徑,小心而迅捷地來到了側院直接通向外頭的小門前。而那大膽的生人卻不放開他的手,而是直直地、熱切地望著他。


他尷尬地偏過頭、略一用力將手抽回來。自成年以來,除了自家大旦那,還鮮少有人敢這樣毫不遮掩地盯著他看呢!


“還…還等甚麼?一會兒來人了,你被捉住就……我可不管。”


——本來就不關我的事嘛!他有些氣惱地咬住了嘴唇,心裡暗暗罵自己多事;對方卻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

【刀劍亂舞】[ALL]某日、審神者煅出了只有8cm的宗三


“…………主,這是……甚麼。”


因為眼前的【東西】太過超越自己的理解範圍而差點把敬語都省略掉的長谷部陷入了某種意義上的停擺。聽聞了熱鬧而跟著跑進主廳來的傢伙們興致勃勃地在他旁邊圍成一圈,目光的焦距鎖定在審神者攤開的手心上站著的……那把刀。


——應該……是刀吧?簡直快把這行疑問寫在臉上的國寶さん久違地繃著臉。上一次擠出這種表情,還是在他負責的本丸官推被盜號後推送了奇怪內容的時候。


“……長谷部的話,不是應該認識的嗎?哈、哈。”


請不要這麼乾脆俐落地把問題推還給我啊——今天內心臺詞有點豐富的長谷部緊張地瞪著...

無名詩150727(青石) // 神様の所有物

“這樣會遭天罰的吧?我。”


起身把衣服重新穿回去的時候,他半側過身,對著床褥上的人半開玩笑地說道。


對方看起來半夢不醒的,是因為不習慣情愛的疲憊,還是單純地不想認真回應這種凡人式的無聊思考——到底是哪一種呢。


他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撫摩著,那汗濕的端莊臉頰,眼角本有的紅摻進了高潮之後尚未散盡的潮色……誰會理解他呢?又有誰會為他祈禱。


“……爲甚麼會這麼想呢。”


玉緞般的聲音像燃起的香,幽幽地裹住他。


“對禦神刀做了這種事情……應當的吧。怎麼想都是褻瀆了神格……”

“莫非,這是甚麼不好的事情…嗎?”

“…………倒也不是。”

“是滿懷欣喜而為之嗎?”...

为什么我写的药宗这么难看


【刀劍亂舞】[壓切宗] 報 復

大概是前文:別惹籠中鳥。(?


※※※


養傷的日子,無聊極了。


可能是至今為止最接近碎刀的一次吧。說到底,還是自己大意了。是不是讓主人失望了呢?想起審神者無奈自責的神情,他總有些茫然。


但,於事無補。比起在這裡無意義地懊惱,還是應該儘快治愈傷勢、彌補過失才對。讓主擔憂的話,就失去作為刀的本格了,不是嗎?


正神遊的當口,紙門從外面被打開了。


此時此刻,世上最不想見的人,端著一碟不知甚麼東西,出現在他有限的視野裡。


因為大範圍手入而需要絕對靜養、目前只能做到轉頭這種程度的活動的長谷部內心呐喊道:不會吧。


“哦呀,您醒啦。”


纖白的腳腕...

冷又咋滴,该挖照样挖

(現paro)【刀劍亂舞】[壓切宗] 夏 の 風 物 詩 。(2)

“小夜ちゃん!”


返校日,忙完了掃除,教室裡鬧哄哄的。忽然從後面撲過來的亂,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在他耳邊說話。


“昨天我在超市看到你哥嘍!城裡的那個……吶吶,和他在一起的是誰呀?告訴我~”


他愣了愣,不作聲,繼續整理書包。

亂笑嘻嘻地捏捏他的臉。


“他還幫你哥提了好多東西吶!肯定是‘那個’……”


沒法子,畢竟——那個人做不了三分鐘以上的運動,也拿不動10kg以上的重物啊……望著天花板上懶懶轉動的電風扇,小夜無奈地想。


“這樣啊……真難得,這幾天你家要熱鬧了。”


在學校教國文、兼開書法教室的歌仙輕輕打著方向盤,慢悠悠地、特意繞了一點路回家...

穿越尘世 去往你的身旁 

身处牢笼 心却是自由 

纵明日风暴来袭 夺走你的记忆 我亦舍身追寻 

分明是庇护的牢笼 却觉是被囚禁 

相对来说无错 可绝对上是错 

跨越意义 去往你的身旁 

身处牢笼 心却是自由


【刀劍亂舞】[藥宗]然様なら、初めまして(揮手道別、初次見面)

正是上午。車站入口的巨型時鐘指向十點整。我喜歡東京的晴天。空氣裡形形色色的氣味忙碌著,呼吸著,隨著人流四下傾瀉,繁華又空洞的樣子,和我的家鄉截然不同。這一整天都沒有課。辦完了論文的事,從大學回到住處,我特意路過這裡,想著或許能再見一見他——在這茫茫人海的奔流之中。


可能嗎?


(——但是,誰能不惦念?在見過了他之後……)


那眉眼,那微笑,那柔情絢爛的風采,似曾相識;

而當我真誠問起,他卻只是笑著攏起頭髮、輕聲道:“你認錯了。”...


明明warm得很啊…

無名詩150618(青江/石切) // 雨 音

後來的刀們都出征去了。本丸忽然下起了雨,一連幾日,數周,似梅雨似的不停。然而這裡並沒有甚麼月份,季節…就連時間也並不真切。


空氣裡瀰漫著木頭浸滿了水所散發的潮濕香氣。


大脇差忽然空落落地無事可做,踱到後面的佛堂;禦神刀獨個兒坐在那。


他這天沒有穿著神官那一身,看起來倒像是個文雅安靜的年青人,讓人禁不住想與他搭搭話。而當青江走近過去,看到他膝上臥著的東西,愣了片刻。


“怎麼有貓?”


石切丸像是剛回過神來,慢慢抬起頭看他。


“噢,之前短刀們撿回來……但太遲了。”


說話的聲音在雨響之中像盞忽明忽暗的燈。而那東西一動不動。


青江盯著他覆在那柔軟動物身...

無名詩150615(藥+宗) // 空即是色

晌午時候,他路過後院,審神者的從屬正抱著新煅的刀匆匆走過廊下。


“藥研殿,日安。”


看起來是年輕健壯的人類男子,實際上是紙片兒捏出的式神,在他被造出來的時代也是只有耳聞過的法術。

對方低頭、微微地屈膝,神情恭敬地行禮;因為懷抱著另一個『人』的關係,姿勢有些費勁。


“這是?”

“噢!他之前被燒身過數次,又是剛被召喚至此,刀匠大人說,或許氣力不是很足,這身體撐不住……正要送去給主上看看。”

“原來如此。要我幫忙麽?”

“不必、不必。……誒!藥研殿,不可逗他呀……”


在想到確切的理由之前,他已經伸手掀開了裹著那刀的布巾子一角。

纖細的眉眼……櫻色頭髮,從細白軟綢中洩...